荆门人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2|回复: 0

特朗普的最大错误:“打败中国”的极限雄心

[复制链接]

5590

主题

5648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145
发表于 2019-5-15 11: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无论特朗普”打败中国“的超出极限多远,权力法则的圆心终将会使之回头,否则他就会有失去权力的风险。我想,这一天不会太远。
    2019年5月9日,当特朗普拒绝中国的提议,决心采取危险举措的时候,实际上就意味着他犯下了巨大的错误,一个足以毁灭他连任前景的灾难性举措——如果他不能及时修正的话。
    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个自命不凡的马基雅维利政客,竟然会对自己的重大利益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疯狂的冲动之下,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约翰逊式的自我灭亡:
    首先,特朗普采取危险举措的第一个政治后果,就是彻底摧毁以美国农民为首之贸易冲突受害者对其的信任,其后果之严重将不亚于老布什当年违背信诺之加税。
    在特朗普发起的贸易冲突中,最大的受害者,恰恰是特朗普支持者之美国农民和汽车产业,这些人集中发布在关键摇摆州地区(明尼苏达、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俄亥俄等),人数虽然不多,却在美国大选中具有不可低估的重大意义。
    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我曾不止一次地听到特朗普在农民支持者集会上许下重诺,”与中国的协议马上就可以达成,痛苦马上就会结束,你们将获得无穷的订单“,其口气之斩钉截铁,就像老布什在1988年获得竞选提名时向选民许诺的那样神圣——“听好了我决不加税”(Read my lips: no new taxes,1988年老布什)。
    1988年老布什(右)获得共和党提名,向支持者表示“绝不加税”
    然而到了现在,特朗普不但没有结束此前的痛苦,反而使未来的痛苦更加残酷了。以农民们为代表的贸易冲突受害者,饱受摧残之后的预期是如此的高,却等来了这样的结果,其心中的怨愤可想而知。
    事实上,没有比这种对核心选民的公然背诺更能伤害美国总统的连任前景了。老布什在海湾战争后曾获得91%以上的支持率,但当他决定背诺“加税”的时候,就意味着他连任竞选的灾难,共和党的中产阶级选民放弃了他——这个为美国打赢冷战和海湾战争的总统,竟然神奇般地失去了1992年大选。
    实际上,早在2018年11月初的中期选举中,因贸易冲突导致的农产品滞销,就有大批农业选区倒戈,在艾奥瓦州,三个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选区中有两个倒戈;在威斯康辛州,两个共和党控制的农业选区倒戈;在宾夕法尼亚州,这个数字是六个。如果还不算2018年中期选举中,共和党输掉了威斯康辛、密歇根两个关键摇摆州的州长选举——其中密歇根州的前共和党州长Rick Snyder坚决反对大国贸易冲突——这不是因为他对中国怀有好感,而是这种举措严重伤害了密歇根的汽车产业,并恶化了共和党在该州的竞选——而密歇根是美国最关键的摇摆州之一(美国大选有“得密歇根得白宫“的说法)
    从政治的角度看,没有比重燃大国贸易贸易摩擦,更能伤害特朗普的连任基础了。






    2018年11月艾奥瓦州众议院选举,原本被共和党控制的该州,四个众议院选区,有三个倒戈投靠了民主党,原因是大批农民倒戈。无情的事实证明,所谓超越金钱的忠诚,是不存在的
    其次,当特朗普在5月5日在推特上宣布其对华威胁时,一时之间,中国社会实际上陷入混乱、惶恐和不安中,为了避免摩擦升级,中国不但开启了最高曾经的外交沟通渠道,而且是以”合作为唯一追求“来推动5月9日的谈判的。
    这个时候的特朗普无疑拥有最佳的谈判地位,有机会获取最多的收益,但是,他却拒绝了中国的善意,反而试图去追寻那些不可能获得的利益,即他不仅要从威胁中博取重大利益,还试图在谈判中完全践踏中国的基本颜面——这是一种超出极限的胜利,也意味着不可能的成功。历史表明,一个超出极限的胜利,即便真的取得成功,也不可能持久。








    “一切超出限度的美好,都会变成灾难”——法国政治家塔列朗评价拿破仑的扩张
    最重要的是,无论特朗普当前的宣战行为带来多少喝彩,一旦规模更大、程度更深的好斗举动必然要求美国社会付出更大、更明显的经济代价,而这种后果一旦加诸于个人,就很难避免发展成对始作俑者的怨恨。
    25%的税率与10%完全不同,它几乎完全不能被企业本身吸收,几乎必然会带来物价的上涨,由此不可避免地加重民众的生活负担,如果再考虑到大国贸易冲突带来的资本市场风险,那么其带来的经济后果就更为沉重了——很难想象一个因特朗普而股市重亏的美国人,会对特朗普继续保持好感。
    毕竟,”如果爱国需要加税,那么爱国者将屈指可数“,可以预见的是,当贸易冲突的经济代价一旦明显之后,特朗普的此项举措将成为他的悲剧——就像约翰逊总统将越南战争升级一样,政治家在反共理想主义的鼓动下,一脚踩进了毁灭自身政治生命的陷阱。
    事实上,特朗普的鹰派幕僚们,无论是莱特希泽,还是纳瓦罗,他们某种程度上都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以超出现实的本能追求”打垮中国“的理想,试图一步到位,瞬间成功,而完全不在乎其中的政治代价。
    相比之下,为特朗普经济政策辩护的Stephen Moore和特朗普的政治策略师斯蒂夫 米勒则要务实得多。Stephen Moore建议特朗普迅速与中国达成协议,避免其政治风险影响2020年大选连任;斯蒂夫米勒则意识到特朗普在中西部农业州和密歇根等关键摇摆州的政治根基正在坍塌,并就此不断提醒自己的恩主。








    5月8日,前特朗普经济顾问Stephen Moore在”全球思想领袖“论坛上表示,特朗普必须尽快与中国达成协议,哪怕只是软协议,以求赢得2020年大选,之后再对中国采取措施
    就像黎塞留在他的《政治遗嘱》中所说的那样,”政治家只能行走于他权力圆心的轨道,否则他会有与权力分手的风险。“今天特朗普在对华贸易冲突中,追寻超出极限的利益之行为,即面临着这样的风险。
    所以,无论特朗普”打败中国“的超出极限多远,权力法则的圆心终将会使之回头,否则他就会有失去权力的风险。我想,这一天不会太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nsccm  

GMT+8, 2019-8-25 05:54 , Processed in 0.07845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