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人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回复: 0

马王堆汉墓帛画《太一将行图》的“太一”原形残迹分析

[复制链接]

520

主题

905

帖子

368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80
发表于 2019-10-13 15: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勋明 于 2019-10-13 15:23 编辑

马王堆汉墓帛画《太一将行图》的“太一”原形残迹分析 [url=]转载▼[/url]



      这是二年前写的文章,考虑现在的人没有时间和耐心看长篇大作,把其中的一部分拿出来特别推荐一下,我还是很喜欢这种蛛丝马迹的推理。1973年在马王堆三号墓出土的帛画《太一将行图》,见图一(1),画面表现神祇出行景象,帛画的性质属于避凶求吉、避灾求福,其绘制年代,当属于战国晚期。


(1)马王堆汉墓帛画《太一将行图》,湖南省博物馆藏

(引自:http://www.hnmuseum.com/hnmuseum/collection


(2)木雕彩绘鹿角单头镇墓兽,战国,湖北省博物馆藏

(引自:http://www.hnmuseum.com/hnmuseum/collection


(3)《太一将行图》的确切方位图,双重朱色弧线出现在东南方向

       笔者在“郭店楚简《太一生水》“太一”原形的解读--兼论陶器、青铜器、漆器有关山形纹饰”一文中,谈到了郭店楚简《太一生水》篇与楚辞的《九歌‧东皇太一》,是先秦楚民对“太一”崇拜的真实记载,楚人崇拜的“太一”实际是源于可见的自然现象,甚至还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先民的自然山川神灵和光影崇拜,远古陶器、秦汉之前青铜器和漆器等的纹饰都留存有这方面的印记,历来争论纷纭的“太一",可能正如其象形文字,似一存在于山地间的线条,它的原形就是日照下山脊线(云形)影子和山体上的光影,或还包括有水平线、山脊线、地平线等。基于这个观点,从《太一将行图》所绘的图像和文字来分析“太一”出现的场景,可以见到图中有头黄首“青龙奉容”持水器,黄首青龙从容器出来,龙头顶着太阳,还有头戴着三山冠的神人等等,这些造型很可能都有“象征”的含义,即太阳从水里升起或落下,三山冠隐喻山,鸟状神人可能就是《山海经‧海外南经》的神人,或是古时沟通天地人神的使者,黄龙持炉的意义尚不清楚。全图的总题记有“太一祝曰:某今且行,神…”和“太一将行,何日,神从之。以…”,这与《太一生水》的“藏于水,行于时。周而或…”,都有“行”的特征。多数学者认为【1】、【2】、【3】图正中上部彩绘一鹿角神人即是“太一”,但如果注意到该图的题记文字都是在图像左侧的特点,笔者认为,由于此像左侧腋下已有一“社”字,这位鹿角神人应为社神,而不宜认作是“太一”,这造型很像是战国时期的鹿角镇墓兽,见图一(2),鹿角的外观是尖锐和向外,有保护的功用,因而有如总题记的“莫敢我乡,百兵莫敢我【当】”。该鹿角神人像的头部右侧上方有一题记“太一将行,何日,神从之。以…”,这段文字似乎应该是“太一”的题记,按照推理题记的右侧应当就是“太一”了,可是有什么图像呢?笔者发现以往被认为是“左边纯以墨线勾勒有起伏的云气…右边则以朱色为主,勾勒翻卷的云气”【3】的二段线形残迹,极有可能就是先秦楚人崇拜的“太一”,准确地说,这幅帛画左上和右上顶部用朱色和黑色勾出不规则有起伏的双重弧线,就是楚地先民所看到和崇拜的“太一”了,对比同墓出土的《地形图》和《驻军图》,见图二(1)、(2),两幅图中绘者均以用单线条弧线,表示山峰或山脉的外观特征,笔者仔细比较了这些弧线的形态,认为《太一将行图》顶部间断出现的二段双重朱色和黑色弧线,可能就是绘图者描出山体上的光影和山脊线,其形态与前文提及的山脊线的影子和山体上的光影是相似的,双重朱色弧线可能是特别提示光影,可比较图二(3)、(4)、(5),甚至左上角出现的双重朱色弧线也提示这光影所在的方位,就是史书记载的“东南郊”,古时的方位图与现在不同,大致是上南下北、左东右西,将这幅《太一将行图》顺时针旋转180°,我们就能清楚地看出来。至于画面左上部的三重和四重朱色弧线,笔者认为类似同墓出土的帛画《天文气象杂占》中的2/20条目所绘的多重月晕形态,参考有关的释文【4】“月六军(晕)到九军(晕),天下有亡邦;十一军(晕),天下更号;十三军(晕),天下更王”,这些朱色弧线或可解释为用兵时的日月云气占,当与总题记的“赤包白包”之意相合,其用意是所占的月晕预示能消灭敌邦,见图二(6),这时期的云纹一般多呈螺旋或象形云朵状,与《太一将行图》有不同,见图二(7)。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西汉中期错金云纹博山炉,其山峦上饰有金色云纹,金色云纹还真像是山体上的光影,也许这就是古人眼见的“太一”,很可能这种博山炉也是古人记录了“太一”的实物,见图二(8)。




(1)马王堆汉墓《地形图》,湖南省博物馆藏

(引自:http://www.hnmuseum.com/hnmuseum/collection


(2)马王堆汉墓《驻军图》,湖南省博物馆藏

(引自:http://www.hnmuseum.com/hnmuseum/collection


(3)落日的山体光影

(4)落日建筑物上的光影

(5)清晨建筑物上的光影


(6)马王堆汉墓《天文气象杂占》,湖南省博物馆藏

(引自:http://www.hnmuseum.com/hnmuseum/collection


(7)云纹漆锺,西汉早期,湖南省博物馆藏

(引自:http://www.hnmuseum.com/hnmuseum




(8)错金云纹博山炉,西汉中期,河北省博物馆藏

(引自:http://www.cchicc.com/photo.php?id=17089

图二 马王堆汉墓帛画,山体光影,漆器,西汉错金云纹博山炉

       通过以上的分析,好祭祀鬼神的楚地先民“太一”崇拜,极有可能就是对日照下形成的山脊线的影子和山体上的光影崇拜,有趣的是,对光影的崇拜也见于世界各地的其它古文明,如英格兰的巨石阵、古埃及的阿尔贝辛神庙的神光和玛雅库库尔坎金字塔的“光影蛇形”,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每年的春分和秋分出现的“光影蛇形”,与先秦楚地的“太一”极为相似,只是玛雅人的图腾出现在人工的建筑物,而我们的前人则是在自然山川发现了这一图腾,前文《九歌‧东皇太一》的“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满堂”,可能就类似于阿尔贝辛神庙里出现的神光,见图三。


(1)古埃及阿尔贝辛神庙

(引自: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


(2)玛雅库库尔坎金字塔

(引自:http://zh.wikipedia.org/wiki

图三

世界各地古文明的光影崇拜建筑物

参考文献

1.李零.马王堆汉墓“神祗图”应属辟兵图.考古,1991年第10期,941

2.陈松长.马王堆汉墓帛画“太一将行”图浅论.美术史论,1992年第3期,

3.喻燕姣.马王堆汉墓帛画《太一将行图》研究述评.湖南省博物馆馆刊,2007年第四辑,43-50

4.刘乐贤著.第四章 天文气象杂占考释.马王堆天文书考释.中山大学出版社,2004年五月第一版,111

003uib58gy6Udp6dNdp1b&690.jpg 003uib58gy6UdpbgKvCb0&690.jpg 003uib58gy6UdpEixNLa1&690.jpg 003uib58gy6Udpi9EU129&690.jpg 003uib58gy6UdprTV4K22&690.jpg 003uib58gy6Udpv1nvA0a&690.jpg


6666666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nsccm  

GMT+8, 2019-11-14 01:09 , Processed in 0.45927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