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人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1|回复: 0

唐玄宗和魏征,会不会是对假基友?

[复制链接]

7986

主题

8050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038
发表于 2020-1-15 10: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历史上凡太伟光正的东西,总难免让人起疑,比如一直为人津津乐道的李世民和魏征。

    君主时代,等级森严,李世民真可能那样先进吗?

    何况他不但是君主,也是人,集封建极权的帝王尊严与一般人性于一身?

    而且魏征的那些劝谏大都集中在何处?

    礼仪道德,三纲五常,帝权维护。

    那么,他就不但是一个思想言论上维护帝权的极端,也是一个行动上藐视帝权的极端,几乎只是给别人照亮的。

    这是否反常?

    所以九鸦今天打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来揣摩一下唐太宗和魏征这对好基友的背后,都可能隐藏着些什么。

    说的不对,当我是胡说八道好了,反正我骨子里,还是承认他们是封建历史上难得的明君和直臣的。

    书归正传。

    (公众号:九鸦人物)

    1

    隋末的小道士魏征,是一个假道士。

    他是为了肚子的事暂时跑进道观的,心中其实波涛汹涌,想的从不是什么清静无为。

    所以等大乱一起,他就去道服,换官服,投了武阳郡丞元宝藏。

    好在他当初做的不是和尚,头发依旧茂密黑亮,三千丈,衣服怎么换,都一样。

    也所以,这就不妨碍,当元宝藏响应“瓦岗贼”李密反隋,李密很欣赏他的时候,他再投李密。

    等瓦岗寨土崩瓦解的时候,他跟着李密再去投李渊。

    等李渊跟表妹夫李密很亲的时候,去说服李密旧部李勣归顺李渊,等李渊、李密不对付,李密被杀的时候,又跟着李勣混。

    等窦建德打败李勣,攻破黎阳的时候,基本不勉强地接受伪政府的官职:起居舍人。

    等窦建德完蛋之后,归顺太子李建业,欣欣然。

    等太子李建业完蛋时,再做李世民的镜子,亮堂堂。

    《新唐书·魏征》说到魏征跟李密投李渊,而后说服李勣那段,有二句话很有意思:

    “后从密来京师,久之未知名。自请安辑山东,乃擢秘书丞,驰驿至黎阳。”

    这就是说,魏征是因为很长时间寂寂无名,没搞出点名堂,才主动请缨,为朝廷出力的,他就因此,得了一个秘书丞。

    魏征当时也曾坐驿车急驰而去,生怕耽误了好时机。

    实际上当时的李勣也正为何去何从绞尽脑汁呢,他不但知道抗不住李渊,也知道应该用忠于旧主李密这招,博取声名。

    李勣当初与王伯当劝翟让投李密,说的不就是收买人心,扩大影响?他这次再把归顺的大功归于李密,果然感动得李密眼泪哗哗的。

    谁不知道瓦岗寨起内讧,李密杀翟让的时候,李勣也被砍成重伤,要不是王伯当,他早就命丧当场?

    其实这件事,只能说李勣脑子大,魏征来的是时候罢了,就算魏征真能起到点作用,也一定不是他那些劝说的话。

    李密大势已去,已经不能振作,李勣又是这样一个人,你要早点图谋自全的话,难道还用魏征来教?

    所以这件事,只能是这个原因:

    魏征是山东人,这里是他关系盘根错节的老家,他当时之所以要跑到李勣的地盘,只怕更多是心里踏实。

    而李勣之所以那么欢迎他,看重的就是这点,还有他过人的才华。

    只不过魏征虽然在山东豪族中很有影响,却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是来自钜鹿魏氏,而是馆陶。

    唐朝人对出身门第的看重,简直到了疯魔的地步,就连大唐皇帝一家编瞎话说自己出自身份较高的陇西李氏,都曾遭到五大姓的讽刺、拒婚,可想而知,魏征这事做的多么正当。

   

    2

    早年的魏征身份多变,并不在乎花落谁家,他最后能在李世民那里稳定下来,显然是不可能再有更好的家。

    天下大定,名分也定,李世民又那么“傻”,这还能再去哪?

    从魏征的变形记来看,他其实远没有那么烈性、刚性,那么他是怎样变成史上第一直臣的呢?

    这得从李世民收留他那天说起。

    那天,李世民杀完哥哥,等魏征一班人带到,曾杀气腾腾地问魏征,你为什么要挑拨我们兄弟关系?

    魏征在投降窦建德的时候,很不硬气,但在李世民这里却硬气,他回答道,要是太子早听了我的话,也就没今天这事了。

    魏征其实也没做多大的事,就是让李建业把李世民整外面去而已,这算是各为其主。

    魏征都在唐朝呆了这么多年了,还曾为太子出谋划策,对付李世民,岂能不知道李世民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世民光前一脚亲手杀了亲哥哥,后一脚就痛不欲生、嚎啕大哭这一手,就能让魏征把他看得透透的。

    杀了太子跟哥哥的人,不哭怎么能赢得人心,去服众?

    太子掌握军政大权好多年,再怎样,根系也深扎在泥土里,藤蔓般勾连,你李世民怎可能斩尽杀绝?

    李世民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恰恰是稳定,必须是稳定,要稳定就不能滥杀,要稳定就必得先来归拢太子系,而魏征是什么人?

    他此时早已大名鼎鼎,他还是山东豪族的代表,太子系的代表。

    魏征曾如此反对李世民,现在又对李世民这样不客气,如果他这样的人都死不了,还能得到重用的话,这会发生什么事情?

    人家自然会说,李世民是大度的,他杀哥哥果然是情有可原,很无奈。

    太子系的人自然就会被李世民所感动,很安心,从此偃旗息鼓,弃“隐太子”,跟“圣主”。

    此时的魏征实际上越硬气,李世民越不会杀他,越对李建业忠心,才能越代表太子系,越太子系,李世民才能越欣赏他,看重他,重用他,他算把李世民吃定了。

    所以,这弄得魏征跟李世民倒像是演了一出双簧似的,要不说默契重要无比?

   

    3

    李世民确实有圣主之范,但这样一来,他就算给自己的帝王生涯定下了基调,当然也是给魏征定下了基调。

    伴君如伴虎,天底下哪个帝王不狠,不猜疑心很重?

    不狠能征战天下,能搞出一出玄武门之变,杀哥哥吗?

    魏征曾数易其主,还不是李世民嫡系,这样的人只怕再傻再宽厚的帝王也会心存猜忌。

    所以这后面的魏征,就干脆全以铮臣的面目出现了。

    你李世民不是好面子,要声名,要做一代圣主吗?那咱们就互相成全呗。

    我要变得像你的嫡系房玄龄那样小心翼翼,或者像某些人那样谄媚,那你就一定会更加猜忌,那么咱们就一起装呗。

    李世民起初需要借魏征树立形象,收买人心,安抚太子系,不能不对魏征特别宽容。

    魏征知道李世民的需要,也知道,他越出格,李世民就会越高兴,所以他就事爹事妈一起做了,自己不人臣,却到处都是礼仪道德,人间大道。

    李世民因为魏征,声誉越发高涨,他为了证明自己的确就是这样的人,就使劲夸魏征,使劲给他升官。

    反过来,魏征因为李世民,也声誉越发高涨,他为了证明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也只有使劲顶,继续顶。

    于是这身外衣,他们就再也脱不下来了。

    不但脱不下来,还已经成了一层皮肤,黏在身上,就像天生的一样了。

    一旦想不要,那就会撕皮揭肉,血赤糊啦,浑身痛。

    魏征因为官越做越大,这是再不好动的。

    李世民因为中书省权力之大,对自己都有所挟制,这就更给自己上了一道紧箍咒。

    不过这种情况的益处也显而易见。

    魏征和李世民再有怎样的出发点,到底是在往好道上赶,这同时也说明,权术这类东西,也因人而异,骨子里坏水少的人,权术也是好权术。

    但是李世民到底是帝王,也是人,他对这个到底烦不烦呢?

    不用说,肯定烦,他有好几次都想杀了魏征。

    只是他作为一代圣主,对魏征这样的人,的确也需要。这杆大旗轻易不可倒,何况魏征身上也找不到大把柄。

    他对魏征的心态,真正是在魏征死后才彻底表现出来的。

   

    4

    贞观十七年,也即公元643年,魏征终于去世了,李世民罢朝五天,伤心死了。

    就连魏征灵柩出城,都是他率领文武百官,亲自去送的。

    这后面,他还命令阎立本,画了魏征等人的像,供入凌烟阁,让魏征在24功臣中,做了老三。

    他同时还曾对身边的人说,魏征死了,我少了面镜子啊,我去他家,看到一份遗表草稿,那上面说:

    人都有爱有憎,因爱只看到他的善,因憎只看到他的恶,这都不好。

    正确的鸡汤姿势是,爱而知道其恶,憎而知道其善。

    这话很合朕心。

    然而,李世民余音袅袅,忽然间就下令取消了衡山公主,和魏征长子魏叔玉的婚姻,还干脆推倒了魏征的墓碑。

    那碑文可是他亲自写的。

    不是憎也要知其善吗?李世民这是在玩哪出?为什么?

    原来这首先是因为一个叫侯君集的谋反,和一个叫杜正伦的说话不检点。

    这两个人可都是魏征举荐的,李世民说魏征有结党营私之嫌。

    可是贞观元年的时候,不就曾有人打小报告,说魏征“阿党亲戚”了吗?

    那时候李世民为什么就肯以一个查无实据,放过不究?

    他还曾说人家都说魏征恃宠而骄,举止疏慢,我独见魏征特妩媚呢!

    很显然,李世民最注重的其实是第二件事,他不过是在借着大臣要求追究的呼声,演演戏罢了。

    魏征居然曾拿着他谏诤李世民的那些话,以及李世民给他的回复,去找史官诸遂良,你得把这些录到史书里啊。

    魏征这特么不是在整黑材料吗?

    这特么不是赤裸裸的为自己树立声名吗?

    这家伙果然是拿着这些东西在玩,那我岂非成了他的玩偶?

    怪不得魏征在贞观十二年的时候,会说我,贞观初年,恐人不言,导之以谏,开始悦而从之,后面意终不平呢!

    我本以为他是在劝我,原来是把我看得透透的,是在借着“知道”玩把戏呢!

    魏征沽名钓誉,欺上瞒下,叔可忍婶不可忍!

    李世民就这样终于积怨爆发,给了魏征一个不得善终。

    但是李世民心里却是清楚的,他借着这件事发泄一下可以,如果真的永远打倒魏征,就等于对自己全面否定,也决不利于千秋万代。

    所以等二年后,他取得高丽之战的胜利后,就开始感叹了。

    要是魏征还活着,他一定会劝阻我。

    李世民打了那么大一个胜仗,为什么还盼着有人劝?

    据说这竟是因为李世民不满足于这样的胜仗,他觉得没有把高丽王拿住,这就不算是胜利。

    倒好像他一辈子打仗,都是一次成功,也都曾擒贼擒王,斩草除根似的。

    既如此,魏征的碑当然就又重新树立起来,下令祭祀了,成了历史上最有名的一座丰碑。

    魏征的丰碑就是李世民的丰碑,这对假基友到死都还要做最杰出的戏精。

    文/九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nsccm  

GMT+8, 2020-9-23 17:39 , Processed in 0.07509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