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人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回复: 0

《红楼梦》里的处世智慧

[复制链接]

7235

主题

7295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428
发表于 2020-2-6 10: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楼梦》里的处世智慧:拉下脸,狠下心,抬起头



    “愿你多几分通透,照亮未知的前路。”


    少年读红楼,满纸风花雪月。


    中年读红楼,却只觉世事洞明。

    人生实难,处处烦忧。


    敢拉下脸,肯狠下心,能挺起胸,你的人生才能通畅许多。

    1

    探春:若人情烦扰,敢拉下脸

    中国自古就是个人情社会。多少人在人情的羁绊中委屈了自己,违反了原则。

    然而《红楼梦》里却有一位人微言轻的庶女,敢于在人情困局中拉下脸,不但事情处理地干净漂亮,更为自己的人生赢来一片坦途。

    这就是探春。



    探春是二房庶女,远离权力中心。

    有一天当家嫂子王熙凤小产被迫休养,她和李纨一起临危受命,被王夫人安排管理家事。

    却是上任伊始,就碰到一件棘手事。

    她血缘上的舅舅,名义上的家仆——探春生母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管家媳妇照例来支取给赵家丧事上的赏银。

    全贾府的人都在冷眼旁观探春如何行事。

    嫡母王夫人注重规矩,厌恶赵姨娘。

    正等着看探春如何行事,来以评判庶女是否和自己一条心。

    生母赵姨娘无知贪婪,又爱攀比。

    眼巴巴等着她以权谋私,给赵家多赏些丧葬费,甚至提拔赵家的人到有油水的岗位上。

    暂时病休的嫂子王熙凤既不想让赵姨娘得了实惠,更不愿探春太过能干,威胁自己当家主事的地位。

    贾府的执事婆子们冷眼旁观,想看看这位空降领导的管理水平,好决定以后糊弄还是老实听命。

    明明是一件小事,却因为人情的羁绊,成了关系探春威信、前途乃至命运的大事。



    李纨事不关己,随意按照袭人的例子处置。

    探春却看得清其中利害关系,张口直击关键:“旧例是什么?”

    一句话问的吴新登张口结舌,自知阴谋破产,只得匆匆去查,回报“家里的是赏20两银子”。

    探春也铁面无私,批示按照旧例执行。

    赵姨娘哭闹嫌少,认为折损了脸面,连袭人都赶不上。


    王熙凤派平儿来卖好,说是可以酌情增加。

    探春都不为所动,坚持“旧规矩”,一口一个“太太的恩典”,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既树立了自己的威望,也博得了王夫人和贾母的真心看重。

    如果探春当时脸软,顺水推舟赏了40两银子会怎样呢?

    赵姨娘也许一时开心,但更有可能得寸进尺,提出更多要求。

    王夫人大约会心冷,从此疏远庶女;下人们会鄙夷,笑话三姑娘处事不明。



    探春却可能断了管家之路,再没可能“兴利除弊”;更没有机会在姊妹中独得贾母看重,被带出来见南安太妃,并因此封为郡主,远嫁边疆,逃离了抄家的命运。

    真正的人情是相互成全,而不是相互拆台。

    关键时候,不囿于给自己拆台的人情,能拉得下脸,也许只是一时不愉快,却换来处事的主动权,少去许多麻烦,也能让人生有更宽广的天地。

    2


    宝钗:若前途多艰,肯狠下心

    与“唯知侍奉翁姑教养儿女”的太太奶奶们不同,贾府未嫁女儿们的生活还是很有趣的。

    迎春爱棋,探春善书,惜春能画,黛玉最喜诗与琴,湘云和宝琴年轻活泼爱玩爱闹。

    唯一没有个人爱好的,只有宝钗。




    她有才华,吟诗作词能与黛玉争锋,绘画理论能让惜春叹服,却从不见她在诗社之外作诗作画。

    她博学,一支“寄生草”的解说让宝玉心服口服,一通“燕窝养生论”让黛玉深以为然,却也不见她爱听戏,摆弄中草药。

    《红楼梦》第四十五回里,描写了宝钗的一日时间安排:“日间至贾母处王夫人处省候两次,不免又承色陪坐闲话半时,园中姊妹处也要度时闲话一回,故日间不大得闲,每夜灯下女工必至三更方寝。”



    聊天对别人是打发时光,对宝钗却是经过精心准备的“承色陪坐”和“度时闲话”, 所以金钏儿自杀后,宝钗才能及时安慰难过的王夫人。

    黛玉病中无聊时,宝钗总能适时送上关怀。

    而女红,对湘云而言是婶娘的苛待,一提起就委屈地泪水涟涟;对黛玉而言是偶然才想起来的玩意儿,“去年一年做了个香袋,今年还没动手”。

    宝钗却是自觉自愿,主动找薛姨妈打点针线,每晚做到三更方睡下。

    如此自律,在诸姊妹中可谓第一人。

    其实,她不是没有爱好,七八岁时,她和姐妹们一起偷看“禁书”,就好像当年在家长和老师禁令下偷看言情武侠小说的你和我。

    其实,她不是不喜欢玩耍。

    春日里偶然独行园中,看到一只彩蝶。

    她拿出团扇轻扑玩耍,那一刻,她的心情一定如那只蝴蝶般轻盈而绚丽。



    可是,她不能放纵自己。

    父亲早逝,哥哥纨绔,母亲软弱,她一夕长大,“便不以书字为念,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代劳。”

    家道中落,掌柜伙计中饱私囊,哥哥草包无力管束,自己选秀失败抬高身份无望,她知道只剩下一条路——经营好自己,嫁个好的夫婿。

    所以她言语得体,做人周到。她专心女红,擅长管家。

    她早早褪去了少女的天真,狠下心舍去了所有的爱好。

    她以大户人家媳妇的标准姿态出现在未来的婆婆和太婆婆面前,不动声色地打败了小性娇弱的黛玉和憨直爱玩的湘云。

    既然生活不能静好,那么就负重前行。

    狠下心经营自己的宝钗,也许并不可爱,也许有些虚伪,可是为命运奋力拼搏的样子,却值得尊敬。

    3


    邢岫烟:若生活实难,能抬起头

    邢岫烟,是大观园里活得最艰难的女孩。

    她家穷,父母走投无路,只能上京城来投靠出嫁的妹妹邢夫人,再靠女儿在贾府长住得到的月钱来补贴家用。

    她位卑。

    姐妹们要么是公候家小姐,要么是名门世宦之后。

    唯独她是平民家的丫头。

    她没有靠山。

    黛玉被贾母宠爱,宝钗被王夫人看重。

    而邢岫烟的姑母邢夫人非但不曾照拂于她,还因自己的糟糕品行,让贾府众人都看轻了邢岫烟。

    穷,而卑微。在“两支富贵眼,一颗富贵心”的贾府里,这就是原罪。



    芦雪庵雪中吃烧烤,平儿丢了金镯子。

    从凤姐到底下人,都疑惑是邢岫烟的小丫头篆儿偷了。

    虽然事后证明怡红院的坠儿才是小偷,但是平儿顾忌到宝玉的面子没有公开,所以只怕许多人依然拿有色眼镜看邢岫烟主仆。

    所以当后文里邢岫烟丢了棉衣,小丫头白问了老婆子一句,老婆子才勃然大怒。在贾府的下人看来,你们穷,你才应该是贼。我就算是下人,也比你们体面。

这是何等的屈辱。

    连一向稳重的岫烟,都忍不住难过:“许多姊妹们在这里,没有一个下人敢得罪他的,独自我这里,他们言三语四,刚刚凤姐来碰见。”

    然而难过归难过,当凤姐处罚婆子时,她大度为刁奴求情。

    当凤姐送来旧衣,她果断拒绝,因为不愿让凤姐冠上赔罪的名义。

    只等平儿再来,以亲近为由让她收下,岫烟才肯收下,礼节周到,自有身份。



    芦雪庵里,她一身旧衣拱肩缩背,居于华服姊妹中,却谈吐坦然。

    红香圃中,她的生日被众人遗忘,她真诚向宝琴道贺,不见妒忌。

    被湘云快嘴说出,她礼貌相让,不见羞窘。

    她虽穷,却自有骨气。

    她虽卑微,却自有尊严。
   
    也因此,她赢得了所有人的尊敬。

    若前途注定坎坷,怯懦恐惧没有半分作用,自怨自艾只能消磨志气。

    唯有抬头向前,微笑以对,才看得见茫茫风雨后那片彩虹。

    ▽

    敢拉下脸,才能不困于人情,做人恪守规矩。

    肯狠下心,才能不迷于诱惑,行事直达目的。

    能抬起头,才能守住本心,守住尊严,从容处世。

    人生实难,生活多艰。

    愿你多几分通透,照亮未知的前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nsccm  

GMT+8, 2020-2-18 02:03 , Processed in 0.07210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