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人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回复: 0

[楹联纪事] “人物风流宗楚地,江山形胜数荆门”作者有待佐证

[复制链接]

533

主题

959

帖子

389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893
发表于 2020-2-7 16: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物风流宗楚地,江山形胜数荆门”作者有待佐证
             李勋明
人物风流宗楚地,江山形胜数荆门这对副对联应该是民国以来描写荆门最有气势的一幅楹联。查作者黄惟宪先生,网上有说他为泰籍华人,但是查不到黄先生创作这幅楹联的出处。那么,我们目前还不能确定这付作品为黄先生所作。搜集相关黄惟宪先生的生平。资料不多,只有他的外孙女《百令的博客》中有几篇相关黄惟宪先生的文章。望有识者提供黄先生创作这幅楹联的相关出处。
黄惟宪生平简介
黄惟宪,(1922——2014),泰国著名诗人。名御秉,号国纪,别号纲,字惟宪,1922年生于老挝。7岁时父携归祖籍广东省饶平县(今汕头市澄海区)隆都依嫡母。27岁南渡泰国经商,翌年与港友组织“青社”。先后参加台湾中华艺苑、中华诗学、香港太平吟苑、亚洲诗坛、菲律宾环球词苑、美国中华吟会、晚芳诗社、四海诗社、泰国南园诗社、北京中华诗词学会。1957年返出生地,业余为《永珍日报》写
《风凉阁夜话》专栏,主编《永珍吟苑》。后任全球汉诗诗友联盟会会长,台湾汉诗学会首席顾问,新加坡狮城诗词学会名誉顾问、美东诗友会名誉顾问。作品多次荣获汉诗大赛金奖,被誉为“桂冠诗词艺术家”,“中华诗神”。 著有《闲醉敝庐吟草》,《二心斋吟草》二书。
黄惟宪先生于曼谷时间2014年35分病逝泰国曼谷,享年93岁。
QQ图片20200207143209.png

年轻时的黄惟宪.jpg
                   年青时的黄惟宪先生

黄惟宪夫人.jpg
                          黄惟宪夫人

黄惟宪先生与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的合影(1994年).jpg
黄惟宪先生与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的合影(1994年)

001Mla4zzy7hziUyjVMba&690.jpg

2017011209_brief.jpg

001Mla4zzy76Pr7l7bA12&690.jpg
                                
                               黄惟宪诗词作品选

星夜
投荒逐梦老车尘,
事物寰中日日新。
浪漫情怀销欲尽,
再难风露立星辰。
(1995.12.20)
对月
如水清光浸客襟,
秋虫露下动愁吟。
月明千里团栾共,
惜取琉璃一片心。
1995.6.26
                                                                   
诗人
逐阅诗潮澎湃世,颇经人事变更时。
可畏人言淆视听,信知诗教正身心。
1996.8.5

涉园
满园佳果正离离,四月杨梅五荔枝。
最是腻人西子臂,更能撩兴轼公诗。
片时香梦阑斜倚,三晡醉眸天外移。
步履蹒跚归去晚,梳化坐卧续遐思。
2003.4.28
潮州工夫茶
薄锅红火泡春芽,使罐用瓯须到家;
一寸瓷杯筛勿满,三分铁嘴咽应麻。
观音福建安溪隽,鸟翠凤凰岽顶赊;
底面双闻香醒脑,甘留舌本胜流霞。
1999.10.17
空谷幽兰   
黄惟宪
自生自歇自飘芳,肯与凡花较短长;
石脚岩腰根可托,虫肠蚁喙气难伤。
谷风为惹偷香客,山雨却怜出世装;
入俗未忘高格调,葳蕤只上读书堂。
   
湄南河畔,那段诗词见证的爱情
陈洁汶
上世纪50年代,他与她因诗词结缘,相恋于泰国湄南河畔。出国前,他是澄海隆都乡里人眼中的才子,会吟诗作对,年纪轻轻就被潮安山尾、内坑的学校聘为国文教员;而她,是澄海莲华人,因家庭变故远走泰国。酷爱诗词书法的他到了泰国依旧割舍不下心爱的笔,于是,习商之余与香港诗友组建青社,从事诗词创作研究,立下“昌诗”的志向,佳作迭出,被誉为“万象诗人”。他有一回到当地华人学校客串讲古典诗词,邂逅在学校当教员的她。她也喜欢诗词,常向他请教。一个风流倜傥,一个美丽温柔,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
  他,是我的外祖父黄惟宪先生;她,是我的外祖母张倩华女士。如今,他们都已不在人世,只有诗词长存,无言述说着那段琴瑟和鸣的爱情传奇。
     近期,因为参与编纂外祖父黄惟宪先生的诗词集《二心斋》(已出版)和《闲醉敝庐》(待梓),我仿佛闯进时间的隧道,瞥见他们尘封的爱情故事——
       新婚燕尔,他写给她的《蜜月游南邦》:“消磨蜜月到南邦,玩水游山倩影双;初度芳郊共试马,倦蹄踏月伴村樁。”《临江仙》:“着意佳期初八月,正希人月双圆。唱随鸳侣胜神仙,深情惟款款,未敢拟婵娟。 燕贺多君摇彩笔,云情高谊连篇;羞看韵事满吟边。封侯应无份,但愿驻华年。”诗友舌翁的贺诗《惟宪倩华贤伉俪新婚初面》写道:“拾叶生情问字时,画眉诗笔墨含脂;丝牵才女配名士,心放碧梧为凤陂……”
       晚年外祖母中风瘫痪,卧病十年余,外祖父寸步不离陪伴身边,精心照料。《侍妻瘫疾》:“口喑难达意,安谧表情和;笑自睛唇孕,心渐定慰多。天应眷贞静,我已乐消磨;苦海期能脱,当前有鹊佗。”
        最感人的,莫过于2008年11月20日外祖母去世后,外祖父在十几天里断断续续写下的五阕《乌夜啼》,这里选取其中的两阕,《临终》:“临终笑脸相看。一瞑难。万唤千呼不应突然间。 久不变,如生面。意阑珊。剩得一腔无奈瘗心田。”《缅怀》:“结缡五十余年。苦甘全。尝遍人生百味总无端。 万千省,如身影、问诸天。无语难知能否续前缘。”问天天不语,凄凉无助的意绪氤氲在字里行间,读之令人动容,潸然泪下。
       也许是冥冥中注定,外祖母过世那天,正好是外祖父的生日。一年之后,外祖父写下《周年祭·悼亡妻》:“是我生朝汝忌辰,无端哀乐一时新。老怀无可挥枯泪,遗像常供瞻定神。十载病瘫成固疾,一朝解脱即归真。看书回首遗容见,感应心灵日日亲。”回想2009年6月我去泰国拜访外祖父时,须眉全白的老人家对我讲得最多的,就是外祖母离世时的情景。三年之后,外祖父又写下《辛卯生朝怀亡妻》:“……吾龄九十艰难度,你寿八八轻易更。吾心忑忐萧骚甚,汝骨晶莹历乱明……”2014年7月,93岁的外祖父在曼谷仙逝。终于,他和她合葬在泰国东北古城呵叻的一座庙宇里,愿他们在天国团圆。
        外祖父离世后,他的几千首诗稿辗转回到家乡。依照他的遗愿,我们将诗稿编辑出版。
        外祖父黄惟宪先生生前是诗词大家,曾主编老挝“永珍吟苑”,参加东南亚乃至全球各地多家诗社吟会,作品多次荣获亚洲国际汉诗大赛金牌,被授予“桂冠诗词艺术家”、“当代词坛百杰”、“中华诗神”等称号,历任全球汉诗诗友联盟会会长、台湾中华汉诗学会首席顾问、美国四海诗社名誉会长、加拿大晚晴诗社顾问等职。
——怀念外祖父黄惟宪先生
陈洁恬
2014年8月3日,是我的外祖父去世之后的第12天。小城的夜晚如常,车站前灯光黯淡,一弯上弦月在天。我抬头望望那月亮,忽然想哭,但忍住了。
月色黯淡,我等的车还没有来。拨通随车电话,对方回答还在高速路上。这辆车将带来外祖父的遗物,从泰国曼谷辗转香港、深圳,回归故乡潮汕。
外祖父黄惟宪先生,全球汉诗诗友联盟会会长,诗词大家,书法家。他1922年在老挝出生;7岁时回到家乡澄海隆都,在这里上学,接受中华传统教育;毕业后担任乡村国文教员,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几年前舅父曾回到潮汕,这位在国外出生,在国外受教育的商人讲英语、粤语、普通话,更说得一口道地的家乡话,甚至比我说得还好,因他会用潮汕俗语,而长年当语文教师的我更多使用书面语。看到我惊异的表情,他说:“从牙牙学语起,阿妈就教我说——我是中国广东省饶平隆都上北新乡人(1949年以前隆都隶属饶平县)”。
外祖父1947年离开潮汕,南渡泰国。临走时他还交代家人:“门上的对联不要换,等我回来再重写。”在他的计划中,顶多三年就会重回家乡,与亲人团聚。从汕头港开出的一艘客轮,却把一个青年才俊送上了终生漂泊的航程,从那时起他再没有回到故乡。
从幼年起,我家每月都会收到外公寄来的“番批”,月月准时,有了这“南风窗”,生活比周围人家都好,周末的饭桌上除了鸡肉、海鱼,甚至常常有一瓶红葡萄酒。外公也月月寄来家信,对少年的我来说是高深的内容:繁体字、直行,从右至左排列,没有标点。可是这些信笺一望就是艺术品,像古老的篆书一笔一刻,里面还常夹着诗稿。我喜欢拿着在门前树下读,不懂处就猜,抬眼间看见树叶缝隙里诗意的蓝空。然后回屋把诗笺仔仔细细折好,装进那个从万水千山之外走来的红蓝边框信封。杜甫诗云:“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即便不在战争年代,我也懂得了家信的珍贵,因为里面装着美丽的诗行。
今晚在这黯淡的上弦月下,我等候接收一位诗人的遗稿——3000多首诗词作品。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很多人会不屑一顾。可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文化人毕生的心血,值得久久珍爱。
外祖父诗稿分为两部分,少壮至68岁诗词为《闲醉敝庐吟草》,69岁移居曼谷后为《二心斋吟草》。老人家按时间顺序编撰,真实记录他一生的写作历程,一年年读下来,就找到他一生的心路。这个八月,我阅读《二心斋吟草(之三)》,这是1995年4月至1997年5月的作品。此两年间直接以祖国、家乡为题的诗词共12首,“莽莽神州,陶铸就,炎黄铁血。孕优秀,中华文化,亚洲流彻。五族和同融智慧,三光照耀通贤哲。”(《满江红·中华民族颂》)旅居海外的华侨老人关心着故土的点点滴滴,为祖国的富强、香港的回归欢欣鼓舞,为存在的种种问题忧心忡忡。“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此两年间对月怀乡的诗词共11首,“如水清光浸客襟,秋虫露下动愁吟;月明千里团栾共,惜取琉璃一片心”。(《对月》)“老去乡心梦向残,广寒留影认阑珊”,“万家灯火笙歌际,独享凄清坐夜阑”(《鹧鸪天·对月》)“秋虫咽,西流小驻西山月。西山月。凄清落寞,惯窥离别。”(《忆秦娥·晓月》)白发白须的老诗人,异域清冷的月光,每令我泪欲下不能再读。
外祖父最后的作品是作于2013年1月31日的两付对联:《潮州联》和《隆都联》。“潮汐涨落,势由员水生,从七洲,迫南北太大,冲印度,洋际皆清深广大,鱼龙乐处;州郡选迁,名自李唐定,经五代,历宋元明清,入中华,民风崇孝义廉节,邹鲁荣褒。”(《潮州联》)“员水”是韩江古称。
月来读外祖父诗稿,翻开时若是笔端舒张,龙蛇竞走,便知此日老人康健;若是笔端凝滞无力,便是精神不济,勉力而为。而这最后的《潮州联》和《隆都联》,91岁重病的老诗人已握不稳一杆笔,字体歪斜、大小不一竟如孩儿。我泪流满面。
                   2014年8月29日

001Mla4zgy6XVAT7dlDe9&690.jpg
001Mla4zgy6XVAGO0kN59&690.jpg
001Mla4zgy6XVAAE3dWac&69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nsccm  

GMT+8, 2020-2-18 03:03 , Processed in 0.08680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