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人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6|回复: 0

[法律咨询] 一名退役军人对《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的修改建议

[复制链接]

7589

主题

7644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682
发表于 2020-6-29 17: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剑舞 于 2020-6-29 17:43 编辑


一名退役军人对《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的修改建议

(作者:剑舞)


    1.《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第71条与《宪法》相抵触。

    《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第七十一条:“退役军人受到刑事处罚,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且影响特别恶劣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退役军人工作主管部门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中止、降低或者取消其相关待遇”。而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普通公民受治安管理处罚的上限是“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如此一来,且不说“一事二罚”是否合法,《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通过同法重罚将退役军人置于低于普通公民的“人下人”境地,明显与《宪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相抵触。进而违反了《立法法》第八十七条:“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

    建议:人大常委会依据《立法法》第九十六条第四款和第九十七条第二款,予以撤销。

    2.《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的起草过程不符合《立法法》。

    《立法法》第六十七条 :“行政法规在起草过程中,应当广泛听取有关机关、组织、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社会公众的意见。听取意见可以采取座谈会、论证会、听证会等多种形式”。就目前所能检索到的资料看,2018年7月19日上午,退役军人事务部曾以召开座谈会形式,就《退役军人保障法(初稿)》向各界征集意见。但官宣显示:参会人员仅10余人,退役军人代表仅1人,该人为天津市安达集团董事长崔洪金。另2019年2月28日,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表示,“经向退役军人事务部了解,《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已形成,退役军人事务部正在对法律草案进行修改完善,待草案修改成熟后,将适时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届时按程序提交人大审议。”但截至2020年6月24日,在《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已经提交人大审议的情况下,退役军人事务部网站的“征求意见”栏目内仍然一片空白,未见发布任何征求意见信息。综上,《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的起草过程明显不符《立法法》第六十七条的要求。

    建议:人大常委会对《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起草工作的合法性进行专门审查,并明确做出审查结论和处理办法,以解人民群众之疑惑!

    3.《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片面赋予管理者以管治权,未规定管理对象保障自身权益的知情、监督、考评权,违反《立法法》。

    《立法法》总则第六条:“立法应当从实际出发,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科学合理地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与义务、国家机关的权力与责任”。而《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只规定了管理者的权利,却未规定管理对象保障自身权益必不可少的知情、监督、考核和评价等权利,既不科学又不合理,明显违反了《立法法》总则第六条。

    建议:在《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第八章管理和监督部分,增加退役军人对管理机构和人员享有知情、监督、考核和评价的权利。

    一是县局级退役军人管理部门工作接受辖区内所有退役军人的监督,定期组织召开全体退役军人大会,向退役军人通报近期工作情况,接受退役军人的考核、评价。退役军人的考评权重应不低于50%,考评结果纳入单位和个人考评体系,并具不合格的单项决定权。退役军人大会通常在每年6月和12月各召开一次,遇到涉及退役军人重大利益调整的情况,应随时召开。

    二是省厅级退役军人管理部门工作接受管辖区范围内所有退役军人的监督,每年1月召集辖区内各市(区、县、旗)退役军人代表通报上年度工作情况,接受代表的质询和考核、评价。退役军人代表的考评权重不低于50%,考评结果纳入单位和个人考评体系,并具不合格的单项决定权。

    三是国家正部级退役军人管理部门工作接受全国退役军人的监督,每3年组织召开一次全国退役军人代表大会,通报前期工作情况,接受全国退役军人代表的质询和考核、评价。退役军人代表的考评权重为100%,并需将考评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因为对最高权力管理机构的考评仅有部分舆论影响意义并无实际作用,如果不能赋予管理对象100%考评权重并公布考评结果,则此项工作将变得毫无意义。

    4.《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中管理者和管理对象的违法成本有天壤之别,极度增加了管理者恣意霸凌管理对象的风险,严重背离法治精神。

    《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第九章法律责任部分,作为管理者的退役军人管理部门工作人员违法的处罚上限是“处分”,而作为管理对象的退役军人违法处罚上限是“取消相关待遇”,这对很多靠退休费或退役金生活的退役军人来说,意味着“断绝生活来源”!请注意:这是“违法成本”而不是“犯罪成本”!而管理者和管理对象是一对天然矛盾体,一旦双方矛盾上升到受治安管理处罚的程度,按《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第七十一条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管理人员最多“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连“处分”都能免除;而退役军人则要面临“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退役军人工作主管部门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中止、降低或者取消其相关待遇”的重罚。这就使得双方在发生矛盾时,管理者可以任性胡为,而管理对象只能逆来顺受以避免矛盾激化,因为一旦矛盾激化到让公安介入的程度,县局级单位的管理者就有权让管理对象遭受灭顶之灾!这实际相当赋予了管理者可恣意霸凌管理对象的特权。简直是法治文明的笑话!

    建议:按同法同等处罚原则对第九章法律责任部分进行根本改正,切实维护《宪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权威。如果设定退役军人的违法处罚上限是“断绝生活来源”,那么管理部门工作人员的违法处罚上限也必须达到“断绝生活来源”的程度,且违法事实不能由任何权力机构认定,只能由法院裁定。

    5.《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并未规定退役军人群体的利益代表组织。

    目前,我国共有《残疾人保障法》和《妇女权益保障法》2部保障特定群体利益的保障法,《残疾人保障法》总则第八条:“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及其地方组织,代表残疾人的共同利益,维护残疾人的合法权益,团结教育残疾人,为残疾人服务”。《妇女权益保障法》总则第七条:“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和地方各级妇女联合会依照法律和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章程,代表和维护各族各界妇女的利益,做好维护妇女权益的工作”。这对正待立法的《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无疑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如果不能象上述2部保障法那样,指明成立类似代表退役军人共同利益的组织,当退役军人利益受到侵害特别是受到具有较高权力的管理部门侵害时,如何能有效维护自身权益?尽管该草案指明“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退役军人工作主管部门应当为退役军人维护其合法权益提供支持和帮助”,但事实证明把退役军人作为管理对象的主管部门并未做到“应当”做的事。2020年4月底,退役军人事务部发【2020】21号《关于调整自主择业军队转业干部退役金标准的通知》就无故侵害了自主择业干部群体的利益,但自主择业干部群体的维权诉求却遭到强权压制,无法有效发声!至今,此事件仍然无机构理睬,无官员问津!

    建议:《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总则部分,增加成立能代表退役军人群体利益的组织如“退役军人联合会”之类的条款,切实使“保障法”能落到实处。而且,该组织的人员构成要涵盖退役军官、军士、义务兵群体中各类安置方式的退役军人代表,还需专设退役残疾军人代表和退役女军人代表。

    6.《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除第六章优待和抚恤,其余各章皆属管理范畴,“管理条例”意味远大于“保障法”。

    《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共分:总则、移交接收、退役安置、教育培训、就业创业、优待和抚恤、褒扬、管理和监督、法律责任、附则10章。除第一章总则和第十章附则,真正规定退役军人权益保障内容的仅有第六章优待和抚恤,其余各章内容都属于管理范畴,完全可一并纳入第八章管理和监督。而且第四章教育培训和第五章就业创业,从具体条款看并非适用于所有退役军人,明显犯了以偏概全、混淆视听的错误。故从章节对比看,《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涉及到退役军人权益保障内容的仅占约10%,涉及管理内容的超过70%,所以,该草案称为“管理条例”比称为“保障法”更贴切。

    建议:参照《残疾人保障法》和《妇女权益保障法》的章节逻辑,按保障权益类别重新分章编写。以《妇女权益保障法》为例,共分:总则、政治权利、文化教育权益、劳动和社会保障权益、财产权益、人身权利、婚姻家庭权益、法律责任、附则9章,各章分别对需重点保障的权益进行了法律规定,让人一看就产生切实“保障”之感!

    7.《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内容模糊、空洞、不具针对性和可执行性。

    《立法法》总则第六条:“法律规范应当明确、具体,具有针对性和可执行性”。而《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距离这一要求明显相差甚远。

    一是内容模糊空洞,远离“明确、具体”的标准要求。

    《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共77条,其中具有模糊泛指意味的词汇仅“有关”一词就出现49次,“应当”一词出现38次,其他词汇尚未统计,平均每条出现模糊泛指意味词汇的频率已高达112.99%。

    二是缺乏针对性。

    《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中“中央军事委员会”一词出现5次,但该称谓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还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并未言明。这对于普通百姓或一般法规而言或许无关轻重,但对于事关“已退役军人”切身利益,特别是“已退役党员军官”群体原法定利益能否延续问题的法规草案而言,意义极其重大。建议明确写明“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因为该委员会隶属于党中央,这就从法律上部分保证了党中央关于退役军人现行政策效力的延续性。

    三是缺乏可执行性。

    《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第十八条“对退役的军官,国家采取退休、转业、复员、逐月领取退役金等方式妥善安置。以转业方式安置的,由安置地人民政府根据工作需要和其德才条件以及在军队的职务、等级、服现役期间所做贡献、专长等安排工作岗位,做好职务职级确定工作”。而《兵役法》第六十三条:“军官退出现役,国家采取转业、复员、退休等办法予以妥善安置。作转业安置的,按照有关规定实行计划分配和自主择业相结合的方式安置”。

    如此一来,已经按《兵役法》转业并选择自主择业安置方式的近30万退役军官就成了《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中的真空群体,对这近30万人是继续按《兵役法》的转业安置办法,保持原地位待遇不变,还是按《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中的转业安置办法:“由安置地人民政府根据工作需要和其德才条件以及在军队的职务、等级、服现役期间所做贡献、专长等安排工作岗位,做好职务职级确定工作”?反正无论如何已无法否定这近30万人是依法“转业”安置的既成事实,那么《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在具体操作中难道还要给这部分人重新确定公务员职务职级不成?

    综上,《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远远达不到《立法法》法律规范的基本标准和要求,甚至尚难达到管理条例的标准。

    建议:人大常委会予以驳回,令提交者重新依法起草。

    (注:该意见已由作者同时递交人大立法机构意见征集平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nsccm  

GMT+8, 2020-7-12 03:59 , Processed in 0.13562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