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人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回复: 0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二十五)

[复制链接]

552

主题

1549

帖子

586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66
QQ
发表于 2020-11-4 18: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sb (1).jpg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二十五)
      “什么魑魅魍魉妖魔?”我竭力大声嘶吼,蓦然间惊醒。
       似乎结束了!
       隔段时间回去,父母总是说:这里确实有些不习惯。
       前段时间回去,父母说:你看,传兵叔子他们就在铁路旁边重新盖起了楼房,并且盖好了才会拆老房子。
       还能说什么呢?我何尝不知道双龙二组紧邻铁路建起的楼房?个中利益我能改变吗?
       已八旬的父母独居僻静山林,那“住这里确实不习惯,一天开门到晚,也没多见个人影的。”听!这什么鬼雀子的声音,一天到晚叫个不停”的话语时时刺痛我心、那幽怨的眼神令我时常难安。模糊了的双眼看不清前方,苍白了的留念回不了上张台——怨子不孝?怨儿无能?怨官胡为?
       就铁路旁建房距离而言,我们家园子距离铁路起码50米,相比那紧邻铁路边已建的房子,说明了什么问题?心中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究竟是谁仓促间号令如此拆除了房子?
       那至今仍存网络论坛“仙居乡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DH社区‘东宝区仙居乡双龙村在建铁路沿线建房离铁路太近’的回复:网帖反映的情况位于仙居乡双龙村,该户农户原房屋属于环评拆迁,经过专业机构进行锁定并核定价格,补偿标准与铁路红线内补偿标准一致,不存在双重标准问题,具体补偿标准您可与当地村委会进行核实。该户目前在建新房位于铁路安全保护区范围以外,对铁路安全运营不会造成影响。”——到底打了谁的脸?
       据相关消息,这相邻已建房业主曾极力嚷嚷的一件轶事颇为搞笑——
       事涉邻居。为便于拆迁的大力推进以给相邻观望的拆迁户形成压力,余支书当时拉拢相邻杨家早早签字、拆房(房屋及附属建筑等赔偿25万),招至该已建房业主大大的不满(因房屋建筑面积、构造等差别不大且其房屋装修新、耗资多,赔偿却低),一时众说纷纭,迫于无奈中相关组织将杨家房屋补偿降为20万。但之前《东宝区征收土地上附着物调查锁定》 相关表格已签字并具结金额,房屋业已拆除,杨家岂能罢休?
       因杨家叔子之前中风至思维不清,故家里相关人士出面询问究竟。然,协调专班不予理睬,在相关人士“那么,我到上级政府去核查,总有存档和后来变更的手续及情况说明吧”的话后,此事最终以加补壹万元并签保密承诺书而告终。这里有无欺上瞒下之嫌?其中的猫腻,外人自是不得而知了。
       政府的有关手段与和谐伎俩,谁不略知一二?
       因是双龙村民,自是常常关注网络间本村的些许事——从要求双龙新农村建设到蒙华铁路建设资金的公示,我了解之余自是鼓掌称赞。于是,随网络所了解小写《也来说说村务公开工作的必要性》。
       2020年,有村民朋友诉诸有关网络社区,希望借助社会舆论力量来推进双龙村两委对蒙华铁路建设征用本村集体土地的实际补偿款项及具体使用情况进行必要客观的公示,分别于3月22日发帖《关于公示建设蒙华铁路征用我村集体土地补偿款使用情况的请求》至人民网强国论坛、荆楚网东湖社区,因没有相关任何消息反馈遂于8月再传帖文《公示无果,村民的疑问何去何从》至荆楚网东湖社区、天涯社区。
       强化群众监督,严格落实责任追究制不能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一句空话。而仙居乡双龙村呢——网络间《关于公示建设蒙华铁路征用我村集体土地补偿款使用情况的请求》尚在,却无任何消息。《公示无果,村民的疑问何去何从》在仙居乡政府的回复里已莫名其妙的消散,即见有关部门和人士的超凡能量。
       习主席说:人,无德不立;国,无德不兴。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切实贯穿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德行修养,党员干部的必修课。此时,回看网络小文《也来议议“德行修养,党员干部的必修课”》是别有滋味——五月,席间偶遇区铁办主任胡波,相闻其笑谈间涉蒙华铁路老家拆迁,那以讹传讹的故作姿态好不膈应,一时感慨中禁不住随意小议:党员干部树立为人民服务宗旨意识之时该如何修行自己的德行?
       回望2017年7月19日,一群正装官员伴一批施建人员杂数名黑衣壮士并四名手持摄录像机专业人士组建的所谓保障协调队伍的蔚为壮观镜像恍然眼前,似乎没有一点违和感。数位参与协调的党员干部那三年来数次电话、当面和书面的承诺成为了儿戏吗?复杂多变的今天,经受各种考验之时党员干部该如何做到言信行果、不肆意愚弄和欺骗老百姓呢?
       他们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了吗?非也。不仅如此,一如胡主任的那批人士总不是四处高调的肆意显摆吧!
       2018年10月,罗师傅雅间小叙。席间李才子称呼频频,惹得其后撵来的黄黎明颇为嫉妒。(“李才子”是志愿者湘湘姐对小我的戏称,偏偏志愿者间广为传呼,何德何能当得此称呢?依然那副态度——不要也罢!)
       但看黄黎明的老一套又现——拿着个手机晃来晃去、捏捏卡卡的(大家都知道他,拍得与美女和领导合影就到处炫耀,拍到别人和美女照就随意掰扯)。
       “黄队(荆楚热血志愿服务队副队长),不要在那拍来拍克的,一把年纪了,注意影响。”和老哥小叙时我抬头说了句。
       “谁拍你呀?哼!自作多情。”不服气的他牛逼哄哄。
       “那你就不要把手机正对着这边,你拍菜拍谁都行。你的老一套谁不知道?拿着自己的合影到处显,拿着别人的随便扯,影响不是很好吧?”
       “你再跟我作对,我让人把你抓起来。”其赫然甩出一句。“咦,谁这么大牌?”我不经意笑了笑。
       “董奎。”他甩出名号。董奎,何许人也?就职仙居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之前任东宝区委宣传部副部长,现任泉口街办党委副书记、主任。据南台商贸大家说,其市里关系相当扎实,亦因相救江浙某大财团领导的公子得感恩相助,前些年于象山大道市人大周边经营礼品专营店收入不菲。
       “是吗?用什么理由呢?你倒说说看?我建议你呀,把董市长(时任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电话拨通,看他理不理你?呵呵!”我还是那样儿。
       “那我打电话,你等着。”他作势拨号。
       “我不就这坐着呗。你不打呢就不是你娘养的?”我有点恼火了:“我说你啊,扯点像样的虎皮做大旗好不好?董大人对你怎么吹忽的?是不是他们那一批人随随便便就可以对人下手?呵呵!就这铁路拆迁被政府构陷伤害的事你到处传,又怎样呢?我嘛,就是维护自己的正常权益。哦,他们设计我就对了?要不是我哥哥冲动,门都没有。大家可以见证,我李某这段经历有什么不光彩的?正能量绝不是盖的。”
       任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亦无所畏惧。当时现场我也说了,这个事我会实事求是以短篇纪实散文详尽叙述的。
       毛主席有句广为人知的话: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人是最讲认真的。共产党人是否该认认真真的为人民群众办事、办好事、办成事?多少党员干部有清醒的认识并实践中?
       多次接触的挂职副乡长朱鹏帆,一直积极经办乡政府当时承诺的“新农村宅基地”、嫂子医疗费等事,那7月19日数次拨打电话未接、后当面之言:“那种情况,是要讲组织纪律的”我也能表示理解,但终归是政府的不作为、乱作为。
       新的全面发展时期,某些党政要员的不肖伎俩也是层出不穷。但党员干部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群众皆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很多时候,大家说不出什么或不便说什么,乃至现实里对相关谬论不能行之有效的监督的不能说什么——虽然知道党和政府坚持执政为民的理念,其马克思主义哲学依据是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但你也只能是无可奈何到委曲求全甚至是痛不欲生。
       重温一遍2017年7月24日心灵独白《我是谁》 ——
       我是谁?
       回首昨天,我们需要学会感恩。昨天已过去,留存着美好和伤感的记忆。
       路在脚下,
丰盈着我们的生活。无论昨天如何,今天是我们必然的经历。
       心存感恩,方能真正融入社会。此刻,能否以自然的姿态面对生命的启悟微笑着接受现实的苦与乐?
       很多事,真的不想懂,也真的不懂。是是非非,谁人会懂?
       什么鬼魅传说于白天黑夜交错?漫天黄沙掠过中坚持方能洒脱。
       漫长人生旅途,奈何前方迷途太多。花开花落无数,但赏眼前妖娆婀娜。
       东方鱼肚白出,回望浪潮起起伏伏。放下尘浮踏归途,怎能就这样征服?
       psb.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nsccm  

GMT+8, 2020-11-28 18:23 , Processed in 0.07344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