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人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11|回复: 25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

[复制链接]

640

主题

1682

帖子

64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2
QQ
发表于 2020-12-10 19: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勇 于 2020-12-10 19:53 编辑

psb (1).jpg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
2019.07.10
       编者按:浅显表述拆迁过程中的林林总总,记录三年来的维权心情,实事求是就2015年以来自我真实经历结合维权对相关政府书面上访材料中参与协调的人物面貌(真实人物、部分化名)和相关经过进行客观的阐述,逐步上传至相关网络社区,算是对家的一种怀念吧——这儿有爱的和风细雨、这儿历经风雨交加、这儿曾经狂风骤雨……。见闻成长,愿春风化雨从这里起航,唱响风和日丽的向往!
       脚下莫名一滑,重重摔倒在地。肥头大耳、獐头鼠目一个个欺身近前——嘲笑、冷笑、狂笑……那身后已然染白的双鬓瑟瑟喃语、亘古慈祥的笑容下隐含闪闪泪花。
       睡梦中蓦然惊醒,愧疚于心底再次不断蔓延,说不出什么样的心情翻腾着。
       艰难跋涉的路上,多少彷徨、多少无助、多少酸楚伴随着成长的惊喜、惊醒、惊梦、惊吓、惊愕、惊骇……一步步走来。
       40年弹指一挥,没有收获。特别是蒙华铁路2015年动迁以来,酸甜苦辣的记忆里迷糊认识了世界,一幕幕人性的丑恶、欲望的卑劣彰然眼前。
       今夜无眠!灯下轻展Word文档,翻捋那已斑白两鬓、凝望那佝偻身影、细数那沧桑岁月的深深皱纹、眷握那粗糙老茧的双手……,在捧着伤感的泪痕里轻描这许许多多难眠的不羁情怀。
       随着蒙华铁路(现已更名为“浩吉铁路”)9月24日的即将通车,历时300多年风雨的上张台湮没于浩瀚的历史长河。恍然,近80高龄的父母已相伴44载。
       昨日之事美丽缠绵,悄然的遣忘中我始终无法成长以带圆你们晚年的梦。不仅如此,还要搬离那生活了甲子岁月的田园。
       一年一年的风霜遮盖不住笑颜、一次一次的叮咛油然耳畔,风风雨雨的四季里始终有一道关怀的目光盈然、一步步默默相送的双眸殷切中注定了今夜的难眠。此时,落寞的心有谁能体会?不道春花秋月无情,是那苍老寂静无声!
       许许多多时日沉浸于他们怀恋的目光——一步步颤离、一场场泪酸定格于2018年6月16日那再也回不去的家,只能这样以浅薄的文字原味浅叙昨日记忆,以宽慰无法圆梦他们眷守家园的这颗心。
       三年来的拆迁纠执,记忆小船摇摇欲坠中的各色面庞到底扮演了何种角色?我辨别不了,就这样任由瑟瑟夜风拂动满街的霓虹诉说人世间种种莫辩的是非曲直,恋恋回首点点弱许的美好。正所谓:
       颤然惊魄玄中醒,喟尔回肠愧又生。 俗世尘缘人莫辨,平心定气叙心声。(平水韵)
psb (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40

主题

1682

帖子

64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0 19: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一)
       那远去了的满是记忆的上张台还回得去吗?双龙二组就这样成为了痛得无法触摸的伤,再梦回一次。
       那年冬月初三,艳阳高照。乙卯年晌午时分,魅力荆城北偏远的美丽小村庄双龙村一个男孩呱呱坠地。
       转瞬即将迎来人生旅程的第44个秋天。伴随惊醒的梦让思绪飘逸岁月的风中,就这样忆起了过往的一切。   
       儿时的记忆若隐若现,搓泥巴果子玩是常态。三两小子,穿着叉裆裤,猫着腰,晃着头,摇摇晃晃用稚嫩的小手刨点松软的泥土,气喘吁吁的两手捧着仅剩三两口水的葫芦瓢,颤巍巍滴倒向眼中的“小山丘”,嘟嘟啷啷中开始和起泥来,淘点的小子时常眯着眼不忘向那上面撒泡尿,继续着那无忧无虑的童趣。
       不管你我愿不愿意成长,它总是一如既往的向前奔腾,儿时的时光早已随风飘散,一去无踪。
       滚铁环、跳房子、“斗鸡”……的游戏中,六年制小学教育及三年制初中教育戛然而止、丝毫不曾用心的高中生活浑浑噩噩中校外时光占据大半。
       儿时的乐趣浅浅回味,童年的憧憬随梦飘远,校园的豪言沉沦现实。此时,唯有慨叹:少壮不努力,现时图伤悲。
       异地短短年余炙热的木工高架系列操作在亲友的关怀下于1999年辗转来荆并入职忙碌的车间操作,尔后各行各业不断学习中亦无所进步。
       人生旅途,懂得感恩,定会真实宁静中收获一份平淡的真情。一切,也唯有自己努力。
       人生如梦也如烟,刹那20年光景过。往事历历在目,希望仍在心中,此时一声叹息:一事无成两鬓霜,醉把茱萸感慨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0

主题

1682

帖子

64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0 19: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二
       时光流水,谁能预知明天?
       2012年初,国内最大规模运煤专线工程项目蒙华铁路获批,经湖北省三地襄阳、荆门、荆州,其蒙华MHTJ21标从我们村(荆门市东宝区仙居乡双龙村)二组自北向南穿越而过。
       2015年5月29日,蒙华铁路湖北段补偿安置征地动迁工作会议召开。一期及梦蒙华配套搅拌站因建设需要征用了我们家部分田地、林地,在征地及本组村民搬迁过程中,我们一家识大体、顾大局,没说一句过分的话,始终以最高的姿态面对。
       一期桥梁建设,张家台特大桥墩就在我家厢房边,建设部门所画红线紧紧相连。根据铁路保护条例第十条:铁路线路两侧应当设立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的范围,从铁路线路路堤坡脚、路堑坡顶或者铁路桥梁外侧起向外的距离分别为:城市市区,不少于8米;城市郊区居民居住区,不少于10米;村镇居民居住区,不少于12米』,我们家房屋即在整体拆迁之列。
       当我们对本地基层和蒙华21标主管协调的干部提出疑问时,他们起初支支吾吾,后来完全置之不理。后在时任李庆乡长、李安元部长协调下,由市铁路部门专业技术人员调研,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决定:一期予以整体拆迁。
       其间,仙居乡政府包联我村干部委托我所熟悉的区四大家领导之一电话沟通:鉴于你家之特殊情况,考虑为你单独立户进行必要的补偿。我当时很理性的回复:这非我个人能决定。除了主张我自己的权益外,还涉及哥哥一家子和父母的问题,但只要能合理安置这一大家,我个人没有异议。   
       这期间,不断有人放出各种狠话威胁。当时掇刀区一次聚会,和村支书关系密切、在荆“打得开场面”的某初中同学丁贵子说:勇,识趣点,这段工程我有份,别到时怪我不留情面!”我只是弱弱的回了一句:“你做你的工程,我维护我的权益,井水不犯河水。现在是法制社会,旧的黑的一套现在恐怕不好使吧!”
       始料不及。2015年12月15日,乡、村干部陆德斌、余良金一行指挥施工挖掘机来到我们家房屋旁准备强行施工。这时,家人上前阐明了道理,我也在电话里解释了相关法律法规和合理述求,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他们当时没进一步犯错,遂联系我们兄弟于次日16:00协商有争议之事。真不知当时发生了意外,谁之过?
       其时,就个人人身安全问题,我已形成书面文字,交代了相关亲戚朋友,说出来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百姓存世何其难!此时,还能说点什么呢?当权力不受约束、监督时,一切的发生都很正常。现在的问题不是老百姓懦弱,而是在权力面前、恶势力面前,老百姓好比一只蚂蚁。正所谓:
       古有青天称美誉,草民万万戏中鸣。今朝官宦云遮日,蝼蚁何堪度此生?(平水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0

主题

1682

帖子

64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0 19: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三)

       抱着美好愿望,期待合理解决——人生的道路很漫长,每朵乌云背后有阳光。

       2015年12月16日14:00,我们即在家等候。18:00,乡、村干部陆德斌、余良金、王士凯方才姗姗迟来,彼此就安置补偿事宜进行沟通。身为党员干部,他们根本不按铁路建设的相关法律法规来探讨解决问题且数次出言斥责,争论中鱼书记恼羞成怒:”不要自找没趣了,就你们这,一盘凉菜。”

       “呵呵!虽偶有乌云飘过,但遮不尽整片天空。哪怕看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阳,我也不会学着别人来纵容有些为官不地道的恶习。”倔强的我依然笑呵呵的:“铁路肯定会修,也会从这里走,但是我也会一直好好的在的。”

       “你这是犯罪!你阻碍铁路修建进度,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把你抓起来。”余支书大声嚷嚷:“别不识好歹,到时有你好看的!”

       “笑话!法律,是还是懂一点点的。我认真的学习了铁路保护条例,也多方求证过。”我还是那个平和的语气不紧不慢:“公民的基本权利就是公民按照宪法规定享受到的由国家强制力保障的权益。国家修建铁路,我们老百姓举双手拥护,但不能因为说国家建设就抹杀公民的基本权利吧!现在有些领导同志在某些利益交换的情况下哪管老百姓死活哟,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沉默。

       陆主任(乡文化站)和余书记嘀咕了一下说:“我们把这个具体情况跟你们一大家子的述求如实汇报给区政府,一个星期左右给你们答复。” 彼此算是客客气气的招呼握别。

       然,直至2016年3月14日,仙居乡、双龙村没有反馈一点消息。三个月的时间,了无音讯,咦!这是担当作为的表现吗?

      哦!等施工迫在眉睫了,给我们安个莫须有的“阻扰施工”罪名吗?当前某些干部就是这样拖沓行事,以己不力欺凌百姓,行为“失职”转嫁平民——耍流氓的如意算盘何其高!      

      有感于情况特别,我赶忙于3月15日到东宝区信访局反映该问题,全昌荣同志热情接待了我,他解释:“这个问题还在协调中,要相信政府,现在绝不会出现践踏法律、强征强为这种违背民意的事情。”随后,他电话向仙居乡政府转述了我反映的这个情况后说:“你别急,这两天乡政府会给你回复,没事儿的。”

       然而,一直未得乡政府回复。

       4月6日,我只好硬着头皮到仙居乡信访办再次如实陈述该问题。

       4月11日下午接村支书余良金通知,仙居乡政府将于12日下午在双龙村委会举行协调会。

       12日下午15:00,双龙村委会议室,在座的有东宝区法院李庭长、仙居乡政府副乡长郑鹏和司法所王主任、派出所沈警官、蒙华铁路施工方相关人士及我们兄弟二人(注:仙居乡分管政法综治工作的乡党委肖副书记隔壁坐镇指挥这次所谓的“协调会”)。

       村支书余良金介绍了协调会参会人员后,即由我表述了一家人的基本述求:为支持国家铁路建设,也为了我们一家天伦之乐,请按我们家房屋面积(387.26)、结构就近选一块和我家房屋同等条件、同等位置的宅基地由政府相关单位负责按现在的建房基本配置还建。

       在会的多位人士随即提出异议:“这个不现实,想解决问题就来个合理提法,直接说多少钱吧。”

       我旋即表示:“如果坚持以货币方式补偿为主,就请考虑下我们家的特殊性。国务院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是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的基础性法规……,农民房屋拆迁要按照建筑重置成本补偿,宅基地征收按当地规定的征地标准补偿,被征地拆迁农户所得拆迁补偿以及政府补贴,要能够保障其选购合理居住水平的房屋。我哥哥1997年成家,我2002年成家,并于2008年立正式分家协议——协议分为三家的父母暂且不提,我们兄弟两家那是应该作合理安排的。按现行本地农村居住条件,乡里的房屋补偿安置哥哥一家都够呛,还有我们怎么办?露天地里扯伞吗?我这一家(包括父母)只需起码合理建房的安置费即农村的普通房基本标准就行。”

       “关于这个拆迁安置补偿标准,我多角度、多渠道向铁办、拆迁办、司法部门和邻近的有关乡镇了解过,鉴于我们家实际情况的特殊性,也一直诚恳以摆事实、讲道理的态度多次向相关领导阐述了具体情况。”顿了一下,我接着说:“考虑到领导们做实际工作的困难,为支持建设再打个折,20W不过分吧?请在座领导认真的综合考虑下!”

心中是忐忑的,诸官压境的滋味何人知——

       琴瑟琵琶笙和韵,绚丽如海觅知音。魅魑魍魉魈遮眼,步步惊心怎识人?(中华新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0

主题

1682

帖子

64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0 19: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四)

       威逼虚哄混视听,恍惚牛鬼蛇神;瞒下欺上不作为,向往人间日月。

       谁会认真的综合考虑呢?我想都不敢想。很多时候,党员干部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并不牢固,或者说很多干部没有树立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观念,这从根本上反映了某些干部公仆意识模糊、官僚习气重、工作作风不端。

       村支书当即表示疑问:“你还是本村户口吗?有什么资格提条件?”

       我苦闷又好笑:“身为双龙村党政责任人,你连这都质疑?如果在坐诸位,谁现在从仙居乡派出所户籍册中把我抹除,我认栽了。”

       司法所王主任仔细看了分家协议后环顾现场说:“这个是真实的,应该根据实际情况给予考虑。”然后询问了我家相关情况,我一一如实回答并又提出问题:“97年我哥哥成家后即单独立户。我和父母一个户口本,村里几次收缴提留,村主任王士凯还单独找过我,电话联系过我。喔,几年过了,一大家子又莫名其妙的合户一起了?”

       大家沉默。片刻之后,在座的有关人士就铁路建设前期拆迁工作强化自己的观点——

       法院李庭长:“铁路建设要搞,所有人必须无条件支持。建设先动,你们的问题稍后政府会来妥善解决的。”   

       我反驳:“哄三岁小孩?相关部门的套路我还是知道一点的。作为法律方面的行家,你认为这个说辞合法合规合理吗?你若是觉得我违背了相关法律法规,就请东宝区法院直接下达拆迁裁决通知书,可以吗?”

       司法王主任:“我提个议,能不能边干边解决呢?”

       “王主任是本村本组老乡,这个面子我们给,有请王主任给我写个条子‘若因蒙华铁路建设过程中对李家生活造成了影响及伤害,由我承担责任’然后签上您的大名,这是个人行为,我到时可以找您或协调解决。”顿了一下,我一一询问道:“但今天这是组织协谈,请盖上相关单位公章——仙居乡人民政府?东宝区人民法院?仙居乡派出所?仙居乡司法所?”

       大家低头不语。于是,我向着村支书:“余书记向来有魄力,有权威。双龙村委会的公章小一点,我也认!”

       王主任叹了一口气:“这个事,谁个人敢担呢?”

       余书记此时大言不惭了:“从双龙一组王嘴到二组你家园子公路沿线,屋地基你随便选,自己去商量落实。”

       “几代人这里居住,一家子其乐融融。因支持蒙华铁路建设需要搬迁,这一下子就成了我们自己的事了?这就是你们解决问题的态度吗?试想当初,那个谁若不把双龙新农村建设集中点(帖子后面再叙)由二组坪里改到八组枯岗梁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这个问题今天估计就不是个问题了。可惜啊!有利益的事就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不想管的事哪怕本职工作也不愿管,呵呵!”

       “铁路施工无论如何都要搞,别不自量力哟。施工过程中,如果发生了意外,或对你们家生活构成了影响,会有人负责的。”李庭长和余支书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开腔。

       我据理力争:“我们要防患于未然,为什么政府都有个应急预案的防范措施?为什么国家有个安全生产监督委员会?你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得过且过,就是知法犯法,是犯罪。”『六、七月份建设施工致我家房屋瓦片尽落、摇摇欲坠、多处裂缝,井水遭严重污染,直接无法生活(这个稍后有述)。谁负责了?』

       协调会至17:10,没达成一致意见。王主任和与会协调的商量了一下说:“今天,先到这里吧!你们的问题待提交乡党委讨论后再联系。”

       该来的终会来。当理想被现实绑架,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0

主题

1682

帖子

64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0 19: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五)

       肥皂泡的精彩影像何以持久?被欺骗的美好转眼破灭。
       4月14日14:30,数十个不明身份的人突然携铲车、挖机来到我家房屋后,开始铲毁那片山林。他们用铁丝扭着大门扣环,不让家里人出来。接到家里的电话后我焦急万分,拨打110、派出所电话8679015报警、拨打仙居乡信访办电话如实反映情况、拨打村支书余良金电话时却处于关机状态。
       然而,不幸的事不断延续。隔壁邻居帮忙剪断铁丝后,嫂子马上跑过去询问,却被五、六个彪形大汉限制人身自由,按着无法动弹,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75岁高龄母亲现场张望时钱包掉了,去捡钱包,也被这伙没有良知的强盗强行拖拽数次,身上多处受伤;父亲外出劳作归来时,蹒跚的上前制止,被这么一伙歹徒强拉硬拽、几次抬着扔到数米之外的林地里。
       孤立无援的我在赶回家的途中,再次拨打市长热线求助,连续催促110、拨打乡派出所电话,寄希望于人民警察携带国家机器的威严迅速前往制止这种野蛮行为。
       强拆暴行发生现场的村民无不感叹:和谐社会还会发生这种事?一辈子没见过。
       光天化日之下一群暴徒这么对几个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下狠手吗?此时,禁不住心中呐喊:政府参与蒙华铁路建设专班的协调在哪里?老百姓的正当权益又体现在哪里?
       赶回家,见父亲昏倒家门口无人过问,询问现场警察也是闪烁其词。顾不得许多的我焦急万分下联系了荆门市120急救中心(到达仙居乡政府反应问题时,我私掏腰包付给480元救护车即折返回荆)后便和哥哥用手扶拖拉机载着昏迷的父亲和受伤的母连忙赶往仙居乡政府反映问题。途中,哥哥说:“我到家时已近尾声,隔壁王乖子偷偷告诉我‘幸好你们兄弟不在,二工区那个书记员王存社现场歇斯底里的叫唤——他们兄弟若在,叫他们死得好看。谁TM敢和我作对,这就是下场!’”
       18:00,仙居乡人民政府大院。办公楼前反映问题时,副乡长郑鹏竟恶语相向:“兔子逼急了也咬人,你们把别人逼急了,别人不毁你林子、伤你人才怪?”——这是什么话?在此安居数十年的老百姓为了维护自己一点点权益竟成了领导眼里的恶霸?简直岂有此理——这里莫非真有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一说?
       当时,怒不可遏的我慢慢清醒过程中终于认识到这是一个阴谋:“4月12日,双龙村委会协调现场你们政府干部是怎么答复的?身为仙居乡子民,我们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受到侵害之时来向政府反映问题,这就是你一个党员干部该说的话?真正的岂有此理!”
       大院内几个人理论着。多年前认识我父亲的乡信访办负责人孔祥森走过来好心的小声和我说:“当务之急是你父母的安全救治问题。你要保持好心态,别急躁!后面的路还很长,静下心来好好想问题,这样才能和那一帮子人斗争下去。”
       余良金越野轿车随后而来。当他看年迈的父亲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时,惊慌的神态可见(清楚记得他当时蹲在那里,汗流满面)。
       院子里三三两两的拿不定主意或不拿主意,在我要求下,直至21:00他们才联系仙居乡卫生院救护车确定由我陪同父母至荆门市石化医院(现更名为市中医院)检查、治疗。
       那末4.14恶性事件过程中,电话关机状态的村支书余良金等人哪里呢?事后,村民畅言亲眼所见——其和仙居乡包包联村干部陆德斌在双龙村新垱水库七组鱼池旁驻足观望。约17:20许(我们赶往乡政府反映问题时),其二人一行来到被毁山林前,开怀大笑:“干得不错!看,一下子眼前就亮了……。”这就是所谓的父母官吗?
       哦!恍然大悟。相关专班协调人员私相授意下默认相关单位纠结狂徒所为。此时不由慨叹:旧希望欺骗了我们的地方,向往着新的希望,不知希望在何方?前路漫漫,眼前茫茫!
4月14日事件发生现场,路人不经意拍摄父亲昏迷照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0

主题

1682

帖子

64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0 19:2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六)
       日照人行寻正气,月悬风淡送凉炎。阳沉光浊天灰暗,蝼蚁央清苦作甜。(平水韵)
       仅时隔一天,即发生了4.14恶性事件,始料未及!
       怨我糊涂不记事。某至亲前辈曾于2月16日(农历正月初九)16:30给我打电话:你家里这个情况抽空带点东西找余书记说说,分个户怎么的……。”我说:“为什么?权益得不到维护,先送礼不成吧!这样的事科级干部都插不上手,村支书能一手遮天?”前辈嘀咕了:“你不听话,找不到哈数,别人不能把你林子铲了吧!”我有点不信邪了:“稀奇!我确实不知GW院、Z纪委的门朝哪开?”正月十九陪父母去该前辈家走动,她说:“你那天电话里说的,余书记都听到了。他就在我旁边,并且说了‘没吃过亏的人,要让他长个记性。那个‘别人不能把你林子铲了吧!’就是他的原话。’”——这是什么话?分明拿卡要带威胁之嫌。
       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很多所谓的人民公仆就是这样的。参与协调会的相关领导呢?一丘之貉。   
       协调应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来阐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然而那一番盛气凌人的审判架势,至今历历在目,若演示出来堪比电视精彩剧集。
       回眸4.12协调会正题前片刻——
       战战兢兢的我当时询问:“派出所同志来是什么情况?”有人当场大言不惭:“不要紧张,只是见证现场。”我纳闷了:难道我们会学着某些歹徒打砸闹?难道小民受欺凌了都敢伸手揍某些所谓“父母官”?这无非某些干部公然碾压百姓的一种方式吧!     
       紧张的我故作镇静又提出疑问:“司法王主任(本村人,此之前我认识他,他不知道我)来宣讲政策,我理解。那法院的领导来是什么讲究?”又答曰:“多层次宣讲。”这不牵强吗?就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势恫吓平民百姓而已。其时我是胆颤心惊的,当前有些干部做工作确实有一套!
    但大家都清楚,最高法公布的《人民FY落实〈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规定〉的实施办法》中有这么一条规定:严禁法院工作人员参与地方招商、联合执法,严禁提前介入土地征收、房屋拆迁等具体行政管理活动,杜绝参加地方牵头组织的各类“拆迁领导小组”“项目指挥部”等临时机构。这里相关司法公职人员明知故犯,是否暗含利益驱使或它故?
       4月14日23:00,陪侍父母检查并办好入住医院手续。后查鉴定结果为:母亲多处软组织损伤、气滞血瘀等,父亲多处软组织损伤且腰椎压缩性骨折(出院记录尚保存完好)。在和主治医师沟通时知其为许集老乡,遂委托他帮忙照顾父母后即回家整理上访材料。
        15日正式步入上访维权之路。上访有出路吗?据悉,蒙华21标修建4号搅拌站临时征用双龙二组农户数十亩林地,村委会自始至终未通知某使用权人,因补偿款有疑问的使用权人也是敢怒不敢言(曾询问上访相事宜,摄于支书淫威没进一步反映)。
       11:20至仙居乡信访办。其间,外出仙居街整理材料时,曾到4.14事件现场的协警小声嘀咕:“参与拆迁的那些人(幕后)都是乡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谁惹得起?你认命吧。”下午,信访办孔繁森同志很认真看了上访材料——呈仙居乡党委《关于蒙华铁路拆迁安置补偿引起人身伤害的争议》并予受理。赶回医院途中,我试图和村支书沟通可否联系肇事方解决前期医疗费用问题,他不予答复。我说:“那么我只能往上级政府反映了。”他不理不睬。
        因家庭实际困难,父母药费、护理费难支,晚间再次电话询问村支书意见时,余书记扬言:“随便你、随便你,你要告,尽管去告。”随便你,你尽管去告——本村及周边无不知这是村支书的口头禅。这还是我们的父母官吗?
       情急之下,我遂于荆门市政府网站信访《关于蒙华铁路拆迁安置补偿引起人身伤害的争议》至市信访局;次日,信访《强毁山林恶意伤人,医药费无人过问》至东宝区政府。
       再往前回忆,12月16日第一次协谈时,我和蔡总等朋友是13:50到家,大门前闲坐等村委干部时老妈已经被吓得战战兢兢:“听村里说,要整死你,你同学丁贵子还故意当我说‘原来把人胳膊都卸了的,打掉别人牙齿那是分分钟的小菜’……”。听罢心中不由一悚,回过头看向大路,正好看到丁贵子的轿车刚刚冒出头来,然后迅速的倒回去了。原来这里真的是有故事啊!
       文明行为、共建和谐是每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责任和义务。虽心中忿忿不平,但我依然坚守信念:新的社会全面发展时期,不乏害群之马屡屡伤害人民感情、侵害百姓利益、损害党和政府威信,我们不能因此拒绝相信党和政府!




信访至荆门市信访局,受理截图



信访至东宝区政府,受理截图

附:《关于蒙华铁路拆迁安置补偿引起人身伤害的争议》原稿
关于蒙华铁路拆迁安置补偿引起人身伤害的争议
呈仙居乡党委
尊敬的各位领导:
       您们好!在幸福、和谐引领社会发展的今天,在我们这个偏远的乡村居然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4月14日14:30,几十个不明身份的人携铲车、挖机来到我家房屋后,开始铲毁我家的山林。接到家里的电话后,我焦急万分,拨打110电话、派出所电话8679015报了警,拨打乡政府信访办电话如实反映了情况,拨打村干部电话时处于关机状态。
       然而,不幸的事情不断在延续。我嫂子上前询问,被五、六人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按着无法动弹,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我75岁高龄妈妈的钱包掉了,去捡钱包,也被这伙没有良知的强盗强行拖拽数次,身上多处受伤;我74岁高龄的爸爸外出劳作归来时,蹒跚的上前制止,被这么一伙歹徒强行拉拽、几次抬着扔到数米之外的林地里。
       孤立无援的我在赶回家的途中,再次拨打市长热线求助,连续催促110、拨打乡派出所电话,寄希望于人民警察携带国家机器的威严能迅速赶往制止这种野蛮的行为。
       在强拆暴行发生现场的村民无不感叹:当今的和谐社会还会发生这种事情?真属罕见。
       光天化日之下一群暴徒就这么对几个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下狠手吗?王法何在?此时,我禁不住想问一问:政府参与协调蒙华铁路建设专班的协调在哪里?我们老百姓的正当利益又体现在哪里?
       现在,我年迈的父母尚在荆门市石化医院进行救治,嫂子坚守在家里受着伤痛的折磨。请问:良知何在?天理何在?法律的威严何在?
       习主席提倡“得民心者得天下”,政府领导和铁路建设部门眼里还有我们老百姓的存在吗?有丝毫为我们普通老百姓的利益考虑过吗?请问监督机制到底监督了谁?
       我们家情况是特殊的。我们家七口人,李**、蔡**、李**、李**、李勇、李**、刘**;李**和李勇皆已各自成家,爸爸妈妈单独生活。(后附协议一份、具体情况村里有记录)
       我们是识大体的,我们是懂法的。我们守法,我们也一定会争取自己正常的利益。现在根据我们家的实际情况就蒙铁建设中发生的这些问题,提出我们正当的利益述求:
       1、为了支持国家铁路建设,为了我们一家人的天伦之乐,我们要求按我们家的房屋面积、结构在我家房屋邻近选一块和我家房屋同等条件、同等位置的宅基地由政府相关单位负责按现在的建房基本配置还建。
       2、4月14日,这些暴徒对我父、母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我们要求对于组织实施铲毁我家山林的不明身份的头目予以严惩,对于出手伤我父母、嫂子的相关责任人要给与法律制裁。父、母住院及嫂子受伤需要疗养的一切费用请政府迅速协调落实到位(注:因家庭经济困难,后续医药费需要跟进,望政府相关部门协调,以免带来相关恶果)
       3、由于我们家实际情况的特殊性,相关安置补偿问题一直处在协商中。在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时,请政府部门制止这些不明身份野蛮人的行为。
       4、12月16日18:00乡、村领导余良金一行三人来到我家,对拆迁安置的具体问题进行了沟通,始终未能达成意向。当时,几位领导商量了一下说:“我们把这个具体情况及你们的相关述求汇报给区政府,一个星期左右给你们答复。”时至今日,请问具体的回复在哪里?他们了解了我们家的实际情况没有?工作做仔细了没有?
       5、3月15日,我到东宝区政府信访局反映了这个问题,相关同志向乡政府转述了我个人意见,承诺说:即于回复。请问回复在哪里?工作落到了实处没有?
       6、4月12日下午15:00,由乡政府郑乡长等相关同志在双龙村举行了协调会。最后,与会的领导说:今天先到这里,下一步,我们再联系。请问:协调会的内容落到实处了没有?为何仅仅时隔一天,就发生了强毁山林、恶意伤人事件?
       7、在尚未协商一致达成协议之前,在未收到拆迁安置补偿款之前,就发生这种强拆暴行,请问: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今天,我们老百姓的人身、财产安全如何得以保障?蒙华铁路建设政府协调专班的工作落在何处?领导们对我们家的具体、实际情况了解清楚没有?党和政府如何来保护我们一方百姓的安宁?
       当前有些干部,说一套做一套,一事当前就先为自己打算,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老百姓是没法监督,但是请别侵害我们的利益。我们殷切希望各级政府能按照习主席的要求:真正为老百姓办实事,以实际行动密切党群干群关系,取得群众满意的成效,实现公平正义科学和谐。
       积极响应号召、支持国家工程建设的同时,我们定会坚决维护自己的正常利益,普通老百姓正当的利益述求是绝没有错的。
       盼领导同志予以监督以期按我们家的实际情况有效解决为感!
                    
东宝区仙居乡双龙村二组李勇
2016年4月15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0

主题

1682

帖子

64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0 19: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七)
      此一时彼一时,就这样不自觉进入维权上访程序,奈何——
      政策为民全考虑,传推至下几相宜。官绅相结谋私利,权益于民孰可期?(平水韵)
      4月18日,仙居乡信访办负责人孔祥生来电异常光火:“你先前对仙居乡党委提出问题,一下子又到市信访局和东宝区政府反映问题,你什么意思?”
      我郁闷了:“是的。先前是在仙居乡党委提出问题,后来找余书记协调垫付父母医药费问题时,他置之不理。您是晓得的,我一个农民工收入有限,家里实际困难也很多,医院医疗费也催得急,我有什么办法?没想后来余书记不负责任的大话后还扬言‘你随便去告、随便去向上级反映!’”
      孔主任沉吟片刻,说道:“也不能‘病急乱投医’嘛!你考虑下这三份信访材料以哪一份为主来办理呢?”。我当即表示:“以我签字盖手印书面文字上呈仙居乡党委的信访材料为主吧,信访至市信访局和区政府是余书记激怒我所为。”
      尔后,我致电荆门市公安局反映4.14事件仙居乡派出所出警不力之事,接话人提供相关电话号码后表示:“你的这个问题,请向东宝区公安局杨督查反映。”
      我随即致电杨督查,其回复说:“我们会督办的,具体的你去找仙居派出所所长,我们知会他一声。”
      找派出所有用吗?两次电话后,该所长说:“拿你父母的住院诊断证明来所里我看看情况再说。”当即去市中医院找李医生据医疗实情出具诊断证明前往派出所。所长在仙居派出所院内接过诊断证明和我说:“你这个情况应该找乡政府才对,个中环节大家心里都有数。”
      “相关的法律法规,我懂一点。父母受伤害涉及违法罪责,我当时报警多次,还是请派出所来严肃处理:1.严惩肇事责任人;2.协调施工责任单位解决父母医疗等费用。”所长最后答复:“好吧!我把你今天反映的这些情况和要求转达乡政府,你父母医疗等费用到时看乡政府如何答复并解决。”
      父母住院期间,仙居乡包联双龙村干部陆德斌来电『“李勇,你反映至仙居乡党委的上访材料已收悉,关于惩办肇事方和涉事相关干部,乡党委稍后会进一步落实调查后处理。现在,我受仙居乡党委蒋韬书记之托明确答复你三条:1.你父母受伤住院的医疗费及其他相关费用由肇事方全额承担;2.被毁山林按红线范围内征收(注:事实就是红线范围内,事实摆在那),所有附着物按价赔偿;3.关于你提的20万,蒋书记特别说了‘再来谈’。待这些问题落实解决后,铁路建设再复工!稍后,乡里村里会来人探望你父母的。”此时,懵懵懂懂的我竟然信了!回想起来,那无非是缓我网络上访权益之计,以免对乡政府造成不良、影响相关干部升迁,也是当前相关部门的常用伎俩罢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本来那三两年的事儿不足为外人道也。但父母一直想在居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前面园子里属铁路允许的正常范围小建几间房屋终老于此,这些人是一概推脱,偏偏又有一样的拆迁户在老房子旁树立起高楼(两家可查),这里到底有什么讲究?也是文字小叙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的直接原因。
      父母医治疗养期间,村支书余良金携两提饮料前来探望,并塞给父亲两张“毛爷爷”(尔后得知),这里表示感谢!感谢的同时替“毛爷爷”感到痛心——时下的干部这是怎么啦?(很多亲戚前来探望,中间亦有个别受托来探查情况的)
      蒙铁21标三工区有关人士受二工区肇事方责任人王存社之托来医院探望之际变相警告我:“不要纠结于此,这样的事情以前多见,以后不排除。”
      王存社几次来电更直白:“我们是企业,你是个人,别在我们面前谈维权。”我当时问:“你那天为什么那么做?谁发的话?”他洋洋得意:“你别问,这是游戏规则。别人只是说‘你修你的路,别人不让搞,你就不修路了?你们难道自己不会搞?还等我们动手来帮你搞?’”
      我就想问问别人是谁?或谁谁谁?答案不言而喻。
      有的人表面光鲜实则满肚子男盗女娼、有的人道貌岸然不乏欺世盗名、有的人特立独行却也为人坦荡,一如诗人臧克家名言传世: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
      到底谁是那“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一直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之人,此时已不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0

主题

1682

帖子

64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0 19: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
      来来往往数次,终于步入解决4.14事件·关于父母医疗费用的问题了——乡政府指令乡司法所居中协调。
      仙居乡信访办一楼。5月13日,肇事方责任人王存社说:“就凭你们还想维权?除非改变现行体制。你们知道东宝区蒙华铁路指挥长是谁吗?你们认识领导吗?”
      “什么意思?难道合理维权还需要认识谁吗?”其时我知时任区蒙华铁路指挥长乃区常务副区长常北方:“知道这里水深得很!”
      “你知道最好!这个我不做评论,你们自己揣摩。”王存社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满不在乎的。——到底是谁助长其嚣张气焰?可想而知。
      记得父母入院后的一天下午,父亲来电话火了:“医院停药了,我浑身疼得无法……。”
      下班后立即赶去医院,对护士长发了脾气并找到医生说:“医者仁心。这个医药费也绝不用担心,扯账拉账我也得给父母治疗。”
      “不便多用药,以免产生过高费用,政府招呼了的。”
      “实话说了吧,乡政府明确答复过我‘医药费全额报销’。我父母这大年纪了,那一群人真下得去手啊!我会一直上访维权的。”
      “下午去东宝区政府找常区长时,大门就被一群人围堵着,好像是牌楼的上访民众。现在的社会,唉!” “那是牌楼拆迁的吧!我这个事你别为难,按医院正常程序走就行了!”
      “那行吧!”……
       综合4.14事件后王存社对双龙下张台张某某放的狠话『看到没?就那样把上面那家林子铲了,我们后面有政府的人支持,知道啵?眼睛放亮点!』
      再联系一直参与协调我家拆迁的乡政府某知情人所言:“老幺,你这回为双龙村撑了一光。方向是对的,文字性的东西也算靠谱。”——可想而知。
      4.14伤人事件仲裁协调会由主持政法综治工作的乡党委副书记肖某指定司法王主任具体协调解决。父亲、哥嫂和我现场早早在座,乡村干部郑鹏、陆德斌、余良金及肇事方代表王存社又是姗姗来迟。
      进入程序。王主任先请受伤当事人——就是我父亲发表意见。父亲因伤痛未愈,现场着实牢骚了一番。
      随后,我按相关法律法规实实在在列出了父母入住市中医院诊疗期所产生的费用全部。
      庭下调解。王存社对所列医疗费用是一口否决并拂袖而去,在场乡、村干部自始至终一言未发。
      无果。王主任和我说:“鉴于目前情况,建议你到东宝区法院起诉!我给你出具证明并提供肇事方代表王存社的身份证复印件。”
      我火速赶到荆门,熟悉的律师朋友就相关材料提出参考意见:“这个事,你们是绝对占理的,但政府参与并主张了,其中内情很难说。判你胜诉,也会含糊其辞,没有很大的优势可言。”
      百般焦灼。父母住院期间,医疗费由本来就生活困难的我一直垫付。毫无头绪之下,我想起了当时代表乡党委与我通话并答复三个承诺的干部陆德斌,未料之截然相反的态度:关于医疗等费用,必须无条件降低标准了结(其他问题则闭口不谈了)。
      5月31日,乡信访办领取《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附后)。和孔主任闲聊时,时任乡长董奎走进来和我谈话:“对于你家的问题,我们了解一些,请你务必服从大局!”
      “顾全大局是我一贯的风格,支持铁路建设亦责无旁贷,但不能因此剥夺我们的正常权益。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基本的生存权利是宪法赋予的权利。您这么说,估计他那就通不过!”
      “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你父母医疗等费用按15000元了结,至于其他问题再谈。我现在有事赶着去荆门,你自己掂量着看看,好自为之吧。”
      办结信访相关事宜后再次致电陆德斌,他却说:“关于房子问题,余书记说和你说的有话。你这个问题,最终得余书记表态解决。医疗费你爱要不要,只要你拖得起。”——我早就明白也不明白:村支书何以如此精明强干?他,也许在解决相关问题上起不到多大促进作用;若一旦因暗含的个人利益表现出严重倾向,将会衍生无可估量的坏作用(其超人的能量慢慢一步步得以验证)。
      我,傻眼了!当初承诺解决医疗费等一系列的问题就这样搁置了吗?关于房子问题:除了2015年12月16日、2016年4月12日协调,余书记何曾与我沟通?难道这就是当今领导干部们的工作态度和方法?岂有此理!
      万般无奈中我就仙居乡政府《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迅速写下《行政复查通知书》(附后)于2016年6月3日就相关“申请事项”上访至东宝区信访局以继续维权。
      6月6日,施工方紧邻我家房屋贸然施工。钻井操作中引发事故致大量柴油污染井水,家里老弱病小只能远远的去邻居杨家堰塘取水做饭,后因家里反复要求——施工方王存社表态接自来水解决水源问题,但村支书余良金却横加干涉下不了了之。
      继续施工。父亲不堪其扰,告诫工人、拦阻机器。王存社反复几次带着小混混威胁全家老小,无奈之下我再次走进区信访局反映此事——终归仙居乡政府无作为!
      可天真的我一直幻想朗朗乾坤有正气,却不知始终在梦里,哎!——
      天远心斋寻正气,推搪冷漠伴虚欺。铁鞋亦复磨三尺,正义何方梦里期。(平水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0

主题

1682

帖子

64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0 19: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惊魂——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九)
       当正义的天平倾向权利和利益驱使的置换中,老百姓义无反顾的微弱声音能否唤起人性的良知?
       6月16日,不堪欺凌的父亲难耐伤痛瞒着全家人去乡人民政府反映情况(事后得知),乡、村干部陆德斌、余良金11:00左右带仙居乡卫生院救护车载着人事不省的父亲(不明什么原因导致)至隔壁王志军家,拟弃父亲于其门前场地,幸而邻居理智:“人心都是肉做的,你们这么对待老人,不怕遭天谴吗?再说,zf哥在我家门前有个什么闪失,你让我怎么面对他们一家老小?”
       邻居理智的推辞,二位大人不得不大摇大摆的将父亲带至相邻曾集街(隶属钟祥市双河镇)正在办宴席的大姐家(孙女满月酒)并强行其收留。这就是党和政府领导干部对人民所谓的关怀吗?
       两位姐姐当时看到父亲的情景顿时呆了,泣不成声。姐夫和哥哥心痛之时大为恼火:“你们就这样把我爸爸送到这里,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就是这样为人父母官?与禽兽何异?”
       亲朋好友及街上众邻纷纷指责中村支书余良金依然大言不惭:“你们父亲的事情,凭什么让我们负责?”
       这时,哥哥说:“我爸爸一直好好的,清早出门时我们不知哪里去了,没想你们送回来时成了这样,中间的事情你给我们说清楚。不是我们不讲道理,不然这事肯定不算完。”
       陆德斌一旁沉思。余良金却跳将起来大吼老一套的话:“我不怕你们兄弟,有本事随便来!”
       父亲依然昏迷中,理论在彼此暴躁的情绪中进行。
       得知情况后,身在外地的我忧心如焚。迅速联系在场的陆德斌:陆主任,这件事你们太不人道了。你们趁我父亲昏迷中不明不白的带到我大姐家?良心何安?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你们是怕老人有个三长两短,脱不了干系吧!”
       “你父亲上午到乡政府反映问题,被郑乡长看到,带到信访办,坐在那神神叨叨的不知怎么晕倒了。”陆主任介绍父亲的事情:“恰巧乡政府今天重要会议,幸好不是发生在政府大楼,不然影响多不好!”
       “那当务之急应该怎么做呢?做儿女的该怎么做,我们心里有数。检查、鉴定都会有结果,我们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吧?”不明父亲什么原因晕倒,恼火的却近乎哀求:“请乡政府正视问题,好吧。能不能把我父亲先送回卫生院检查,看情况再说下一步的事?”
       “救护车随行有卫生院的医生,检查结果并无大碍,急火攻心晕倒。”陆主任随后表示带我父亲去乡卫生院治疗:“既然你这样要求了,我们先带他去卫生院稳定病情,你们派人来照顾吧。”
       稍后,我通过原卫生院工作的同学查到卫生院相关负责人的电话了解情况,其回复说:“你父亲现在没有什么危险,没事儿,先住几天观察观察。”我随后又联系姐姐、姐夫,请他们去照看。
       此期间,负责协调双龙村铁路征迁事宜的副乡长郑鹏、包联村干部陆德斌连续来电说:“无论你采用什么办法,请来把你老头子弄走,随便你到市政府上访或丢到蒙华铁路李垱项目指挥部……。”其时家里亦受到村相关干部的多次威胁,母亲、小姐及两位亲友来电说:“有人说了,若再坚持下去,不仅家里一分钱拿不到,还要抓你去坐牢。”(虽然传话的人不说,我很清晰传话恫吓的人是谁。)
       “我这两天在外处理事情,会尽量的尽快赶回来。”我真不想计较这几位人民公仆的态度:“你们可以送他回双龙二组或待我稍后回仙居劝解他。”
       领导千里传音威胁事小,但毕竟我的父亲。果断抽空回仙居乡卫生院办理出院手续并带父亲至信访办反映他当初受伤害未处理事宜。时值东宝区信访局陈主任来电:收悉《行政复查通知书》后,你的问题我们已经反馈至仙居乡政府,待调查组了解、核实具体情况后来处理。
       郑鹏、陆德斌依然姗姗来迟。我说:“父亲检举余良金书记伙同王存社伤害他一事,你们不是乡党委或纪委成员,这不符合程序吧!“?
       “你们家的这个事一直是我们协调处理。”二位坚持说:“你反映的问题我们会带给具体的负责人。”
       “几十个人在那围攻我们,前前后后政府不管不顾是何道理?一个快80岁的老头子被他们残暴的拖、扔几次,他们是畜生啊!”父亲老泪纵横:“我在此提两个要求:1、请政府严惩当时伤我的犯罪分子,余书记必须公开给我道歉;2、当时施工,吃水井被污染了,施工的都同意安装自来水,余良金为什么不同意?3、多年前我和两个儿子已分开生活,请乡政府考虑我的实际情况,给予一定补偿。”
       “您一把年纪了,就别找事了。”反映问题时,郑鹏对着父亲指着我说:“有什么事交给您两个儿子。你小儿子很懂得一些道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郑乡长,这个是父亲的要求,我不好说什么。大家都知道他的脾气,我若不尊重他的意思,出点什么问题,全家老小及亲戚朋友都会指责我的。”我接过话:“我真不能全部代表他。但余书记的行为是渎职或失职,乡里应该调查。”
       “什么失职、渎职?”郑鹏到底年轻气盛:“这是仙居乡蒙华铁路协调专班形成的决议。”
       “确实失职。”陆德斌忙拦住他的话:“我们一定上报,由纪检深入调查后给你答复。”
        迫于无奈。继续父亲的话检举:土地所有权属国家和集体所有,政府需要征用时,使用权人以及地上附着物所有人需在《征地调查结果确认表》上签字,并须由政府严格履行告知程序。4.14事件发生过程中,按现在综合情况来看,乡、村干部概不知情,请乡党委、纪委核实并查处——
       1.案发时,乡蒙华铁路协调专班无一人在场。村支书对于本村内重大事件毫不知情且处于关机状态,是重大失职行为;2.征收山林施工,村支书(兼主任)未明确履行告知义务,乃渎职;3.征收山林协议,相关人士冒然代签业主姓名,乃违法行为。
       隔日,乡党委肖副书记等一行四人来家调查(家里电话告知,也只是询问了几句),后不了了之。多少上访真实的写照眼前浮现,真是:
       上访小民何等难?皮球踢得滚瓜圆。凄风冷雨行艰险,泣血声声问老天。(平水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nsccm  

GMT+8, 2021-7-30 09:53 , Processed in 0.10235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