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人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7|回复: 3

送历任书记市长赴武汉诗文选(旧作重发)

[复制链接]

832

主题

1567

帖子

668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84
发表于 2022-9-5 08: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送历任书记市长赴武汉诗文选(旧作重发)
                         (一)
  
赠傅德辉先生去省城
李勋明
傅身宦海沉浮间
德义民生利剑悬
辉晟红安多杰仕
君治斯土胜前贤
注:傅为红安人
(原发于 2010-7-25)

菊花赋 -- 赠肖菊华先生归汉
萧萧菊花,笑傲秋垄。淑质逸丽,不与群芳争宠。
金蕊流霞,不并雌花附雄。
芳熏百草,在幽愈馨兮,不随黄叶舞秋风。
骨散仙葩,得霜乃荣兮,浅淡原来是性空!


             送刘天忠先生赴汉
    闻刘天忠先生调武汉工作,在祝福他的时候,很想为他写点什么,但不知该从什么地方说起。论功,有拍马之嫌,论过,有违礼之仪,还是回忆两件小事作为纪念。
    记得2007年春,也是刘先生刚调入荆门任宣传部长之初,市文联在屈家岭举行桃花笔会,我们一行人去参观屈家岭新石器遗址时,有人不小心踩了那棵古柏旁的几株油菜苗,刘先生看在眼里,待大家在前面走后,他随即掏出十元钱递给正站在油菜地边的那位老农表示赔偿和歉意。他的这一小小举动,让我感触颇深。
    乾隆版《荆门州志》是一部荆门历史大全,新中国成立后,荆门只有几套散落的复印本。为了抢救这部文化遗产,在一次闲聊中,我请求他能否帮助促成出版乾隆版《荆门州志》,他听了后表示支持,特意安排市档案局负责牵头点校《荆门州志》,使《荆门州志》在半年后得以面世。
    刘天忠部长出生于南漳,官至厅级,在荆门工作期间,感觉他那种山里人身上的耿直还没有丢。然而他是分管本市舆论宣传的主要负责人,职务迫使他必须恪尽职守。而我一介农夫的性格,在前几年打理荆门论坛期间,难以把握舆论与正统媒体同步,有时甚至还参与说点闲话。所处的思想层次不同,加之地位的悬殊,注定了我们之间不可能走的太近,也不能走近!
    岁月流逝,时间会淡忘一切。四年前刘先生在九龙谷山顶亲手培植的那颗小小翠柏如今已高达三米,我会认真哈护它,让它永远挺立在江汉屋脊上。
    象以虚成,问几多幻影浮烟,还向虚中求实,
    味如苦出,看千古忠臣孝子,都从苦里回甘。
    愿好人一生平安。

  
闻别公擢升省城
李勋明
闻道别公将远行,市民皆有挽留声。
几多微论随君去,说项依刘不再评!
二0一七年七月六日  

赠张爱国先生升省城
李勋明
大兴之后必有凶,因循守拙亦是功。
无为有为缘大势,不忘初心乃张公!
  
           七  
    祝张爱国、孙兵二公主政荆门
群山万壑赴荆门,江汉朝宗楚塞尊。
千古雄关奋崛起,斯民翘首看张孙!
(注:“张孙”指时任荆门市委书记张爱国、孙兵市长)
录于:千古雄关奋崛起  斯民翘首看张孙(闲话荆门城市发展50评)
http://bbs.cnhubei.com/thread-4491440-1-1.html   


   
忆念吕晓华、吴朝安先生                    
李勋明
闻吕晓华先生擢升省城已两月,荆门三年两任宣传部长先后荣迁,实乃我土文运之晦也!感慨之余,偶占一绝,遥祝吴、吕二先生仕途顺利,长忆荆门,天涯比邻。    
吴公有志开文运,吕主怀柔拓中兴。
无奈魁星颓斯土,三年两度走良丞!

                      
                   七   绝                          

             闻孙兵先生升任离荆赴鄂东

                     李勋明

          州守茬茬赴省城,几人去后遗贤声?

          孙公怀素终成志,宦海从今任纵横!
                    

                            七  绝

  王祺扬先生升任离荆感赋
            李勋明

智者立身皆守正,民心向背辩贤明。荆门中兴赖人杰,惟愿知州少变更!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2

主题

1567

帖子

668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84
 楼主| 发表于 2022-9-5 08: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闻刘光圣先生调回省城感言(2015-09-10 12:36:23)
                               李勋明


     听说刘光圣先生回省城了,不知为什么总有点失落感。其实,我与他仅几次擦肩之交。电话询问他本人,他说,按政策规定还可在荆门任检察长一年多,是他主动要求提前回省里挂个闲职,由此可见刘先生对官场的淡然。
     我认识刘检,是在几年前秋天的一天上午,我在九龙谷下山的台阶上碰到当时在市规划局工作的王娈同志,后面和他同行的还有一位男士,正拿着一个小照像机在摄一些小景,王向我介绍这是新调来的市检察院刘检察长。出于礼节,我邀请他们上会议室去喝茶,王娈同志把刘检引到会议室就爬山去了。剩下我和刘检边喝茶边聊天。他给我笫一感觉很平易近人,没有官架子。通过交谈,知道他们家族都很爱文化,因为有共同点,言谈中我的话越说越多,最后扯到荆门城市发展问题。现在回忆起来,这些年,他是唯一一个听我阐述关于本土城市发展看法的厅级干部。
     由于地位有别,我与刘检之间不可能有很多交往,后来与他也只有几次会议聚餐见面,每次见面总感觉彼此还有话说,却总是匆匆而别。同治版《荆门直隶州志》点校出版后,我送给他一本,他问我花了多少钱,我说二十多万元。他说这是一件传承荆门历史文化的好事,不该你个人出力又出钱,他立即从腰包掏了五百元递给我,推了半天我只好收下了。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安排人找我购去一百本《荆门直隶州志》,表示支持。我也太不够意思,后来连感谢的短信都未给他发一个。
     满面春风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人与人之间,我相信缘份。有的人,你一见如故,有的人你一看就不顺眼,甚至反感,其实这个人并不坏,只是和你没有缘份而已。我与刘光圣先生是心缘之交,没有刻意相互攀缘,人生能多结几个心缘朋友也是幸福的。记的我的一个朋友说过,一个人的成功有三点,第一是贵人帮助,第二是个人努力,第三是小人监督。我很赞同他的观点,人生的路上有贵人帮你,会让你事业成功,遇小人捣鬼,会让你警觉反醒,不忘乎所以。前些年,在网络上比较张扬,引人嫉妒攻击,我认为别人是小人,后来经过反思,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不交网络朋友,不搞网络聚会,不参与网络请吃,这样就避免了很多是非,同时也约束保护了自己。现在回忆起来,恶缘也是善缘,他们也是贵人呢!
     君子之交淡如水。刘光圣先生在荆门工作五年多,我没有去了解他的工作情况不知道检察系统的同事们怎样评价他。但是,他在我心目中是一个有文化休养的人,是一个低调谨慎做事的人,为官者能做到这一点就很不容易了。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人生很多人与你擦肩而过,有缘,你生命中的贵人会寻上门来,无缘,攀不上,甚至攀上恶缘,破财伤身。我珍惜与刘光圣先生这段纯洁的心缘之交,也许我们此生难得再见面了,相信我们的心永远是相通的,我会永远记住这段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32

主题

1567

帖子

668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84
 楼主| 发表于 2022-9-5 08: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胡道银先生二三事 (2013-03-21 12:53:41)

回忆胡道银先生二三事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这句古语的意思是衙门是永恒的,而官员是流动的。每当我经过东宝区政府门前,无意中都会想起当年曾经主政东宝区的胡道银先生。这里特记与之交往的几点小事为念。
    二00二年夏天的一天,我请胡道银胡先生以及时任荆门市长的许克振在九龙谷聚会,席间,许克振问我社会上对他这个市长有何评价,我当时已有几分酒意,便直言说“社会上都叫您“许瞎整”,(许在荆门执政期间正是国企改制关间时刻),胡先生听了可能觉的我说的太直白,怕许市长恼火,赶紧借敬酒递了个眼色茬开了我的话,我也意识到话太直了,忙对许市长说:“我认为社会上说您是‘许瞎整’说明您有开拓精神,人民喜欢您”。许笑了笑,并没有不高兴!反而猛喝了一杯。
    胡先生喜欢下乡,有一次我陪他到九龙谷西门看一民居,并在那家农户晚餐,吃完饭临走时我抢先结了200多元餐费。他明知我结了帐,结果过了几个月,他又派司机给那农户送去200元餐费,我知道后虽然感觉他把我当了外人,但我心服,说明他处事心细。
    九龙谷西门有棵千年古松于二00三年突然断裂.原因是被白蚁蛀空,胡先生在报上看到我写的那篇《独松树记》后,要求下属们都要看看,他的本意是让大家爱护生态,当然也是对我所写文字的鼓励。
前年某日深夜,突然收到胡先生用手机拍的一副青松树图,背景为黄昏,他在图后留言说拍于城西某山,我见其松在暮色中竣秀挺拔,如一幅美丽的水墨画,即占五绝一首,诗曰:
     西堡松凌空,盘根巉石中。枝繁针叶茂,独立傲苍穹。
    他看了速回短信说,随拍而已,非有别意。我理解他的意思,不愿借此表露什么,成熟的官员是不愿被人揣透的。
胡道银教师出生,入仕正赶上荆门自清初舒成龙治州后的二次中兴, 有机会跟时任市委书记的朱同炳等务实领导煅炼,造就了他善于处理各种关系,他施政有思想,有远见,特别是“经营城郊”战略方针是正确的。
     他朴实儒雅,平易近人,广交朋友而不合污,帮助弱势而不露声,他关怀下属不挂嘴上,以致他调走后至今还有不少人念记他。
     人无完人,官无完官,如果说胡道银的不足之处,可能还缺点虎气。
     胡道银是荆门本土出生少有的好干部,可惜他离开东宝后虽然高升了,却未尽其才,其人生价值没得到充分发挥,我们为之惋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32

主题

1567

帖子

668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84
 楼主| 发表于 2022-9-5 08: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的君子之交(2016-07-10 14:34:35)
   
    半个月前的一天下午,□□□先生打来一个电话,告诉我省组织部已找他谈话,调另一个地方去工作,隔日即去赴任。我问他还回荆门吗?他说不回来了,已安排司机把几件衣服和日用品送到省城就行了。我听了既替他高兴,也有点惋惜。高兴的是“当家三年狗也嫌”,换个地方有利于磨炼自己,惋惜的是他在荆门没有发挥好他应有的潜质,我也少了一个可以交流的朋友。现插言:本人与他上司交流提到他,发现上司很不喜欢他,建议他尽快调走……
    我认识□□□是他刚调荆门不久的一次会议上,因为相邻而坐,我看他颇有气场,主动与他寒暄了几句,感觉很投缘。礼仪性的请他有时间到九龙谷考察,他说一定去,我以为是客套话而已,没想到几个月后的一天,他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进了九龙谷。那天我刚好在九龙谷,先带他游览文渊阁,他逐一看了挂在墙上每一位荆门历代先贤的文字介绍,不断询问这些先贤们的其它史料,看完后感叹的说:“荆门上下二千年,就这么十几人能留名青史,不容易啊!”一个外来官员如此关注荆门先贤历史,可见其怀有强烈的政治抱负。说实话几年来进九龙谷的官员,唯朱一人仔细看过阁内所奉荆门历代名宦。
    入室喝茶,他提出要到房前竹林边去喝,我明白他喜欢竹子之高洁萧洒,于是我们搬了几个凳子在竹林下边品茶边聊天,谈的最多的是关于他在□□任市长的一些感受和人生立志方面的话题,从他的语言中可以感觉他非常想做一个有作为的官员。
    那天送他下山时,我说□□系统是老百姓一直反映强烈的一个单位,建议他有两个部门的负责人暂时不要动,别人去很难摆正各方关系,他没做声。直到现在这两个人位置确实没动,也许他采纳了我之谏言。
    后来我们还见过两次面。一次是有个周末,我邀请他去“罗稼第”看看,我事先通知了当地镇政府负责人参加接待一下,他知道后叫我赶紧退信,说周末休息时间,不要打扰别人,我见他态度坚决,速给该镇负责人打电话退信。当时虽然搞的我在该镇负责人面前有点失面子,但是心里还是很佩服他的决定。“君子之交淡如水”,掺了旁人就变了味。
    还有一次是在举行一活动后的晚餐,在坐的有一官员级别比他高,席间大家都对那位官员不乏奉承之言,唯□□□几乎没说话,可见他在上司面前很自重,不像有的人在上司面前如哈巴狗,极尽拍马之能事。
    在他调走前约三个月,我打电话请他有时间再到九龙谷转转。他透露准备调走。我说按惯例,为官一任必须提拔的几个人才走,不然你走了,会有人骂的,他说我宁可让人骂,也不会轻易为提拔人惹是非,他说已和下属一些有能力的干部勾通过,他们会理解的。
    □□□调离荆门了,我不知道他的同事们怎样评价他,通过我的观察,他应该挑比干□□更大的担子。可惜他不合俗流,不媚上,处世过于谨慎,缺乏官场中的灵活,这会使他今后的仕途大打折扣。倘若不遇明主,估计他此生也许很难独善其身!
    人生如梦,富贵如云,珍惜曾经拥有,足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nsccm ( 鄂ICP备2022002354号-1

GMT+8, 2022-10-4 09:23 , Processed in 0.15703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